“你是说恢复原来的样子吗?”凌秋雁问道。

“嗯!”

赵鸿点头道:“你总顶着一张易容面具,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可以复原!”

凌秋雁道:“大概一个月就行了!”

说到这里,凌秋雁对赵鸿神秘一笑道:“我们成婚那天,我给你看我本来的样子。”

“真的啊!”

赵鸿有些惊喜地问道:“能好得这么快吗?”

“可以!”

凌秋雁道:“昨天去抱朴道院,我就是去拿药的。”

“一些秘药,外面没有卖,抱朴道院却有。”

“那太好了!”

“对了,怎么没看到秋风呢!”赵鸿问道。

“她今晚在店铺睡!”

凌秋雁好气又无奈道:“你这个甩手掌柜当得自在,秋风和清风这丫头忙了一天。”

“也没什么事啊!”

赵鸿有些不好意思道:“就是发一些东西,可以让下人去干啊!”

“总得有人管着他们吧!”

凌秋雁有些无奈道:“东西发完了,还得有人去采购吧!”

“采购多少,还得记账吧!”

“……”

赵鸿立即不说话了。

这样一说,自己这个甩手掌柜当得的确不应该。

“少爷,桃子洗好了!”

好在就在这时清风端了一盘洗好的桃子走了进来。

赵鸿连忙岔开话题道:“你放这里吧!”

“对了,你吃了没有?”

“我吃过了少爷!”

清风道:“少爷,今晚你洗漱,我安排家里的其她丫鬟。”

“你干嘛去?”

“我去陪秋风姐姐!”清风道:“顺便给秋风姐姐带点吃的。”

“你去吧!”

不等赵鸿说话,凌秋雁道:“家里有我,我会安排好的。”

“好的,夫人!”

清风应了一声。

婚书已下。

从今天开始,她就得称呼凌秋雁为夫人了,而不是凌娘子了。

这是一个身份的转变。

清风离开后,凌秋雁望着桌上的桃子问道:“你买的?”

“嗯!”

赵鸿道:“回来的路上买的,顺便还抱了一个桃园的桃子。”

对于赵鸿花多少钱。

凌秋雁不是很上心,她只是问道:“钱还够花吗?不够再给你一点?”

“够了,够了!”

赵鸿道:“以后你还是别给我太多的钱了,不然我看到什么都想买。”

“大手大脚,没个节制。”

“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吗?”凌秋雁道:“你花就是了,不够和我说。”

“好!”

赵鸿立即答应了下来,然后说道:“娘子,我们不说这些了,我吃完了,我们洗洗睡吧!?”

本来要放下碗筷,不吃了的凌秋雁听到这话顿时一滞。

然后不动声色地说道:“今天有点饿,我再多吃一点,你先去睡吧!”

“……”

“你后悔了?”

赵鸿立即凝视着她。

“我没有!”

凌秋雁道:“我是真饿了,你先去,等会给你打水洗漱。”

赵鸿却是不相信。

放下碗筷,拿起桃子道:“我吃桃子,你吃饭,等会一起!”

“……”

凌秋雁呼吸一滞,然后就不搭理赵鸿了。

自顾自地打饭去了。

然后坐在那里慢慢吃。

赵鸿也不催她,只是拿着个桃子,坐在那里啃。

两人都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