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王德发还问他们孩子找到没有。

男人好像是姓梁。

韩布见大家就位,朗声说道:“梁老五,现人员都已到,重新说说你的案子吧!”

“你状告何事?”

“又状告何人?”

“有何证据?”

“一一道来,只要事情属实,本官一定给你做主。”

坐在一旁旁听,兼证人的赵鸿,听到这句话不由挑了挑眉。

不管是王刀虎还是韩布,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他最后一句话不是说给梁老五夫妻听的,而是说给王刀霸一众正道盟听到。

意思就是,他韩布来拿人。

你正道盟前脚就把人给抓住了。

还扯了一个盗窃军饷的罪名。

我现在怀疑你在包庇张师成。

只不过此话没有明说而已。

就和刚才王刀虎怀疑凌秋雁这个指挥使包庇赵鸿,张师成的怀疑一模一样。

赵鸿能听出言外之意。

王刀虎自然也能听出来。

只不过他没有任何表情和反应,只是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

如同没有听到一样。

因为命案是衙门管的事,军饷被窃才是他管的。

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但凡他说一个字,韩布都能以干涉朝廷衙门的理由来给他治罪。

这就是一个陷阱。

沉默才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也难怪赵鸿说这两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一不小心就被坑得连爹妈都不认识。

官场太危险了。

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涉及官场。

赵鸿暗自决定。

勾心斗角太累了。

他不想过这种日子。

“大人,你要为小民做主啊!”

就在韩布给王刀虎暗中使坏的时候,梁老五拽着胆怯,眼神悲伤的妇人跪在众人面前,哀嚎道:“昨天下午,我娘子梁氏,带着我家儿子梁虎上街。”

“我家娘子因购买吃食,没看住孩子,孩子跑到张老道的摊位去算命,然后等我家娘子找过去的时候,我家儿子就已经不见了!”

说着愤怒地指着张老道说道:“一定是你杀了我儿子。”

“你放屁!”

张老道愤怒道:“你家儿子来找我算命是不假,但你凭什么一口咬定我杀了你家儿子。”

“就凭你经常打我儿子注意!”

梁老五指着张老道说道:“大人明鉴,这老道士每月都会回抱朴道院。”

“我因为经常给抱朴道院提供鱼肉,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儿子梁虎也经常会来帮忙。”

“这老道士就总是把他喊到一边说些悄悄话,还给一些乱吃八糟的东西吃。”

“好在我警觉,发现得及时。”

“不然指定被食物里的迷药给晕了,然后被他绑了去!”

“狗屁!”

听到梁老五的供词,张老道气得老脸通红道:“明明是你不给东西给他吃,我看不过去,给他吃的。”

“肃静!”

这时萧布中气十足地呵斥道:“张师成,我问你,给小孩吃的,是否确有其事?”

“有!”

张师成道:“我虽然被赶出了抱朴道院,但是师兄对我极好,还是会接济我一下,我每个月都会回来一次。”

“一个是看看师兄,二来拿些抱朴道院特制的算命贴。”

“也算是给抱朴道院扬名了,算是报答师兄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