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事!”

赵鸿摇了摇头,然后望向凌秋雁那边。

与凌秋雁一起进来的还有刚才那名老道。

老道看到躺在地上的张老道,眉头顿时就阴沉了下去。

“你是谁!?”

王刀虎眼神凌厉地看着凌秋雁。

如临大敌。

凌秋雁掏出一块玄铁制成的令牌亮了出来。

正道盟成员见到令牌顿时一阵骚动。

随即纷纷单膝跪地,齐声喝道:“见过指挥使。”

正道盟遍布天下。

分十二指挥使,统领天下。

认令不认人。

有人可能会问,认令不认人,如果别人用假的怎么办。

其实很简单。

这就和没人敢轻易假造圣旨,前世没人敢轻易假造执法证一样的道理。

弄了这东西,整个性质就变了。

犯罪,扫黑需要证据。

而镇压地方叛乱则是不需要证据。

再加上普通人也不会认识令牌,认识的人除非真的造反,并且有能力不被大赵镇压下去,也不会去伪造这么一个令牌。

总之能伪造令牌的人或势力,这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接触了。

王刀虎也单膝跪在地上,恭敬道:“见过指挥使。”

凌秋雁收起令牌,目光冷冽地看着王刀虎道:“正道盟第七律,第五十三条规矩是什么?”

“执行任务期间,不得牵扯进普通人!”王刀虎恭敬道:“但第七律,第五十五条也说了,如遇特殊情况,可百无禁忌。”

“半月前,南僵发生叛乱,镇南王府奉命前去镇压,然昨天下午一批军饷消失不见。”

“所有证据都指向了抱朴道院弃徒张师成。”

“事关军饷,此事属特殊情况。”

“张师成在事发后,什么地方的没去,而是来了这里。”(妖妖奇葩小说网)1178xs.com

“属下把院子之人带回排查,并无过错。”

王刀虎目光毫不畏惧地盯着凌秋雁道:“倒是指挥使,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属下要把人带走之时出现。”

“这……是否另有隐情?”

“嘶!”

赵鸿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

这王刀虎是真的头铁啊!

另有隐情。

这四个字说得很委婉了。

翻译成听得懂的话,就是你这个指挥使出现的不是时候。

我怀疑你也和军饷消失有关。

他虽然不知道指挥使在正道盟的地位,但是这种遇到上司,甚至怀疑上司的行为。

简直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种人,如果用得好就是一柄利剑。

砍向权贵,战无不胜的利剑。

因此凌秋雁并没有因为王刀虎的顶撞而愤怒。

她也没有去解释什么。

只是目光平静地落到了张老道张师成的身上。

张师成见状,知道如果今天不在这里把话说清楚,被正道盟带走后,那就再没机会辩解了。

他当即跪在地上,声音悲愤道:“指挥使大人,我冤枉啊!”

“小的并没有盗窃军饷,也没那么胆子啊!”

说着他老泪纵横地看着凌秋雁身后的老道士说道:“师兄,你是知道的,我是骗钱,但盗窃军饷我是万万不敢做的。”

“这么多年,我也从没做过什么给抱朴道院抹黑的事!”

老道士张师律看着张师成老泪纵横的模样,微微一叹,对凌秋雁恭敬道:“指挥使,张师成虽然心术不正,但是盗窃军饷这种事,他万万是不敢做的。”

“口说无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