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

凌秋雁很强势的言论。

清风是十分赞同的。

凌秋雁可能有意在赵鸿面前收一收性子,不那么强势。

但是在她们这些下人面前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每次待在她身边,即便凌秋雁什么都不说,她们这些下人都感到不安与惶恐。

气场太强大了。

“清风,你觉得找媒人,是花钱请媒人,还是找熟人的好?”赵鸿突然问道。

“当然是找熟人合适啊!”

“少爷,你是想找媒人下聘礼?”清风突然反应过来问道。

“嗯!”

赵鸿道:“我不知道凌秋雁为什么着急催着我成婚,反正我是挺着急的。”

“按理来说,找熟人更好。”

清风道:“凌娘子的话,那还是找媒人吧!”

“为什么?”赵鸿问道:“这两种有什么区别吗?”

清风偏头想了想说道:“熟人好说话,顺便也是告诉她们,你要结婚了,反正当年我……”

说到这里,清风突然反应过来说漏嘴了。

连忙岔开话题道:“凌娘子,在钱塘什么人都不认识,少爷你也没什么熟人。”

“就算有,来往的也少了。”

“基本上属于不需要惊动他们的分类。”

“所以找媒人的话是最好的,拿钱办事,自然讲究一个效率。”

“那就找媒人!”

赵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清风招手道:“你站近一点,我还有个事要问你。”

“什么事?”

清风疑惑地站到他身边。

“再过来一点。”

虽然疑惑,但清风还是凑了过去。

赵鸿一把掐住她的脸颊道:“你刚才想说,当年你就是这样的对不对?”

“疼,疼!”

清风被赵鸿掐得连连喊痛。

赵鸿道:“你别给我装,我根本就没用力!”

“你回答我!”

“没成婚!”

“当年我家里给我定亲了,还没来得及成亲就发生了变故。”

“只有我逃了出来。”

清风眼神幽怨地看着赵鸿道:“现在可以松手了吧!”

赵鸿这才松开她问道:“这些年,你对以前的身世,一直都是避而不谈,今天怎么就说了?”

“这不是说漏嘴了嘛!”

“没想过报仇?”

“没!”

清风道:“我能活着就行。”

“我只要活着,我家的血脉就不算断,如果我死了,我家血脉就断了!”

“所以我从来没想过报仇!”

“哦!”

赵鸿点了点头,他还想问点什么,秋风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姑爷,吃饭了!”

赵鸿只好作罢。

起身向外走去。

赵鸿看了看时辰,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吃这么早?”

现在才下午五点多。

“回姑爷,小姐晚上要练功,所以吃得早。”

“哦!”

赵鸿没再说什么

等他来到大堂的时候,饭菜已经摆好了。

凌秋雁应该给他摆好了碗筷。

李欢儿也在。

而让赵鸿注意的是,李欢儿换了一身衣服。

一块青色的衣袍,一根腰带随意系着。

脖子下面的衣领很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