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秋雁深深地望了赵鸿一眼。

清澈的眼眸中有笑意流出。

最起码赵鸿是在乎他的。

“夫君,你要是不愿意她留下,可以不留下的她的!”凌秋雁道:“我自己也能治好!”

“时间长一点而已。”

本来还为自己能留下来而暗暗高兴的李欢儿,听到凌秋雁这话,瞬间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自己成检验她们感情的工具人了!

她想说什么,赵鸿却起身抢先说道:“李欢儿,你就好好给我娘子看脸,吃穿用度不会少了你的!”

说完他就拽着凌秋雁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娘子,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

李欢儿看着离去的两人,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回过神来大声喊道:“吃穿用度不会少,诊金你是一字不提!!”

不提诊金也就算了。

还给她喂了一嘴狗粮。

太过分了!

……

“你要给我看什么?!”

被拽出来的凌秋雁,疑惑地看着赵鸿。

赵鸿张望了一下。

发现秋风和清风两人站在不远处,眼神古怪地看着他。

他当即吩咐道:“你们两个给李欢儿安排一个住所,她的房间一定要离我房间远,距离娘子的房间近。”

说完他又对凌秋雁解释道:“她毕竟是合欢宗宗主,武力高强,只有娘子才镇得住!”

这个凌秋雁还是很赞同。

她当即吩咐道:“秋风,按照姑爷的吩咐去办。”

“好的,小姐!”

“清风你也去,我和夫人说点事!”

“好的,少爷!”

把她们两个都支开后,赵鸿把凌秋雁拉到自己的院子,掏出张老道写的聘礼帖子和良辰吉日道:“娘子,我下午找人看日子了。”

“你看看,还需要加什么?”

“聘礼的话写多少合适?”

凌秋雁接过两样东西扫了一眼,有些诧异地问道:“你去抱朴道院了?”

“没有啊!”

“那这上面为什么有抱朴道院的标志?”

凌秋雁指着帖子上一个很不起眼的标志道:“这是抱朴道院的专用标志。”

“我没去过抱朴道院!”

赵鸿道:“就是在路边找了一个老道士看的!”

当即赵鸿把张老道的身份简单地说了一下。

当然被骗的事他没说。

一个是有点丢人。

再一个,考虑到以后会招募他们。

说了会让凌秋雁对他们有不好的印象,可能会不利于团结。

当然张老道要是不接受他的招募或者不听话,那就另外说了。

凌秋雁听完他所说的,倒是没说别的,只是单纯地说道:“既然是抱朴道院弄的,那就不用怀疑了。”

“上面怎么写,我们怎么做就行了。”

“你这么信任这个抱朴道院?”

赵鸿有些惊异地看的凌秋雁。

“我不是信任抱朴道院,而是信任真知观。”

“知真观?这是什么?”

“京城有一座知真观,乃是大赵为了统领天下道观所立。”

“凡是天下道观,道院都受知真观节制。”

“而抱朴道院是直接受知真观节制的。”

“如果他们弄虚作假,只要上报,知真观一经核实,就会对他们进行处罚。”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啊!给我算卦之人,是抱朴道院的弃徒呢!?”

凌秋雁抬起眼眸看了他一眼道:“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