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盼儿听到赵鸿的调侃,微微一愣。

无话可说。

她倒是想高傲地拒绝赵鸿。

但没办法,小黑子的名头太响亮了。

这就是这块金字招牌。

只要他的名头打出去,并且运作得当,实打实地赚钱。

这是她拒绝不了的。

是!

她是讨厌赵鸿这个家伙,但是讨厌归讨厌,却不能和钱过不去不是?

赵盼儿斟酌片刻,想要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前后不一。

好让自己没那么难堪。

却发现赵鸿已经出门了。

这把她气得咬牙切齿。

“这个该死的家伙!”

“咱们以后走着瞧!”

……

赵鸿带着秋风离开赵氏茶坊。

却愕然地发现刚才的那名船夫并没有走,而是在那里等着。

“我不是让你走了吗?”

赵鸿诧异地问道:“秋风,你没让他走吗?”

“我让他走了啊!”

秋风同样诧异地看着船夫。

船夫闻言,赶紧解释道:“公子,您别怪这位娘子,是我自己要在这里等的。”

“我既然收了你的钱,那就得在这里等着。”

“我今天要是走了,就会想着今天钱真好赚,以后就会不自觉地偷奸耍滑。”

“时间一长,就没人坐我船了!”

“所以我又回来了。”

听到这话,赵鸿诧异了一下。

这觉悟可比他都要高啊!

他开始认真地打量起船夫来。

船夫是个中年汉子。

身形有些消瘦,腿还有点瘸。

赵鸿有些惊奇地问道:“能说出这种话的可不是一般人,你不是普通的船夫。”

船夫憨然一笑道:“我年轻的时候出去闯过,不过没闯出什么名堂,还瘸了一条腿,就回来划船载客为生了。”

赵鸿恍然道:“我就说,现在这人的觉悟怎么这么高了!”(妖妖奇葩小说网)1178xs.com

“我这也是听一位高人说的。”

“后来也就一直记在了心里,算不上什么觉悟高。”

“这样也挺好的!”

“秋风上船!”

赵鸿招呼秋风跳上船之后对船夫又问道:“你姓什么?”

“我姓王!”

船夫谦笑道:“公子要是不嫌弃,可以叫我王德发。”

“王德发……”

听到这个名字,赵鸿有些绷不住了。

“王德发就算了吧!你比我大,我叫你一声王老哥吧!”

王德发笑着回道:“只要公子不嫌弃,叫什么都行!”

“公子,这次准备去哪?”

“去城南的清水渔村。”

“公子,是去寻人?”

“你怎么知道?”赵鸿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王德发一边划动木船,一边回道:“清水渔村,那地方全是打鱼为生的人,腥臭无比。”

“但凡有点身份的人,都不愿意去这种地方。”

“公子您先前找酒馆茶楼,自然不是去那里玩耍,那么就只有寻人了。”

“不错啊!”

赵鸿夸奖道:“逻辑缜密。”

“按理来说,你这种人,应该能混出点名堂来的,怎么还会断了一条腿呢!?”

王德发苦笑一声,沉默片刻后道:“都是一些往事了,不值一提。”

赵鸿见他不愿意说,也不再问了。

毕竟是人家的伤心事。

清水渔村,距离钱塘城比较远。

等赵鸿一行人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赵鸿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