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塘岸边。

看着渡船口岸川流不息的人群。

清风站在赵鸿身边低声询问道:“少爷,我们现在该去哪?”

以前他们在钱塘是有住所的。

但是随着苏家的变故,他们逃亡之后。

住所自然也就没了。

赵鸿闻言,转头看向身侧的凌秋雁。

“姓萧的,给的地契呢?”赵鸿道:“我记得里面有宅子的。”

凌秋雁回道:“一处七进宅院,三个铺面以及六间房屋,六间房屋现在处于出租的状态。”

“每月一两七钱。”

“这些我都处理好了,六间房屋我们用不到,全部继续出租。”

“铺面的话,两个出租出去,我们自己留一个。”

“至于七进宅院,在青烟东巷,我只知道地名,具体在哪里的你们带路!”

“……”

听着凌秋雁井井有条的处理。

赵鸿有些目瞪口呆。

“不是,我们一起在船上,你怎么就把这些处理好了?”

凌秋雁道:“即便我现在落魄了,但想要使唤人,还是能做到的。”

“很多事,我只需要吩咐一下,自然会有人替我去做。”

赵鸿闻言,立即想到了船上看到的那名黑衣女子。

也就了然了。

赵鸿回过神来道:“青烟东巷,在钱塘东城,倒是熟悉,这边走!”

赵鸿在前头带路。

只是还没走几步,他就看赵盼儿杵着一根拐杖,在五娘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在前面走着。

“哟~这不是好妹妹吗?”

赵鸿快走几步,追上去问道:“你也住钱塘呀!”

赵盼儿看到赵鸿的瞬间。

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沉着脸加快了脚步,不想搭理这个性格恶劣的混蛋。

她现在对赵鸿的印象可谓是差到了极点。

“盼儿,你小心点!”

五娘见她走这么快,被吓得心惊肉跳。

只是很显然赵鸿没那么容易放过她,他快走几步追上赵盼儿笑道:“好妹妹,走这么快,会摔倒的,我来背你吧!”

“谁是你好妹妹了!”

赵盼儿终于忍不住呵斥道:“你个不要脸的混蛋,流氓!”

赵鸿故作受伤道:“好妹妹,你昨天才叫了好哥哥,这就不认识我了?”

“你变心也变得太快了吧!”

赵鸿幽怨地轻轻推了一下赵盼儿。

赵盼儿想到昨天的事,脸瞬间就红了。

她羞恼地转身看着凌秋雁道:“你不管管你丈夫?!”

“你也说了,他是我丈夫!”

凌秋雁语气平静道:“三从四德,夫为妻纲,他只要不带女人回家,我怎么管?”

“……”

赵盼儿一张俏脸气得通红。

“你……你们……”

她愤怒地指着凌秋雁和赵鸿,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有些愤恨与无奈地对五娘说道:“五娘,你背我走!”

“我不想看到这家伙,太讨厌了!”

五娘闻言,对赵鸿和凌秋雁歉意一笑,背起赵盼儿就走。

一边走,一边安慰道:“盼儿,你也别生气,这位公子明显是开玩笑的。”

“开玩笑,有这样开玩笑的吗?”

“就是无赖,流氓!!”

看着赵盼儿离去的背影,赵鸿倒也没继续追上去,而是对凌秋雁解释道:“我刚才的话都是开玩笑的,就是小小的报复他一下!”

凌秋雁翻了一个白眼道:“我不瞎!”

“赶紧走吧!”

赵鸿也不再多说什么。

一行人向青烟东巷而去。

钱塘繁华。

港口位于南城,这里店铺,客店林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