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回来?”

赵鸿很是无语道:“船上,我能去哪?”

“又没有烟花之地!”

“我随便转转,透透气。”

“你给我的压力太大了!”

面对凌秋雁这种强硬的女人,压力不大那才有鬼呢!

凌秋雁闻言,皱了皱眉头。

不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赵鸿推门离开房间。

刚一离开就看到清风探头探脑地站在不远处。

看到她,赵鸿都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给我过来!”

赵鸿故作愤怒沉声呵斥。

“少爷~”

清风低垂着脑袋,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赵鸿揪住清风的耳朵:“竟然不敲门就闯进来了!”

“是你让我不敲门直接进的啊!”

清风委屈地说道:“以前我敲门再近,你嫌麻烦,让我直接进的!”

“……”

自己好像是说过这话。

“以前是以前,反正你今天坏我好事了。”

赵鸿凝视她道:“说吧!该怎么补偿我?”

清风沉吟片刻后,小心翼翼道:“要不……我把自己赔给你?”

“你?”

赵鸿扫视了她一下,不屑道:“整个就一神州平板,我没有兴趣!”

“……”

瞬间清风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要是不平,也不可能隐藏性别整整三年。sbooktxt.com

“少爷!”

清风怒视着赵鸿,挺了挺胸膛道:“我还是有一点的。”

“那也不感兴趣!”

清风如遭暴击。

呆滞当场。

赵鸿收回手,双手负后问道:“你火急火燎地来找我干什么?”

听到他的询问,清风无精打采地回道:“有人找大夫,但是船上没大夫。”

“少爷先前,你不是从奇石里开出了医术吗?我就想到了少爷你。”

“找到大夫?谁啊!”

赵鸿好奇地问道。

“刚刚跳江的那名女子!”

“赵盼儿?”

“嗯!”

“她出什么事了?”赵鸿道:“我走的时候,她可是好好的。”

“落水的时候撞到了,她现在整条右腿都肿了起来。”

“是吗?”

赵鸿挑了挑眉道:“那太好了,我不去给她治。”

他可是很记仇的。

那声大伯,他记一辈子。

“少爷,你真不去给她看看?”清风问道。

“不去!”

“但是她的报酬是一只老母鸡诶!”

清风道:“少爷,你真的不去吗?”

“我们可是很久没吃叫花鸡了。”

听到叫花鸡,赵鸿咽了口唾沫。

不是吃不起鸡。

而是纯粹地馋了。

“她在哪?”赵鸿问道。

“在一层的船舱。”

“走!”

赵鸿打了个响指向一楼而去。

“少爷,你不是不去吗?”

“看在鸡的面子上,就给她看一看了。”

“你确定她的报酬是一只老母鸡?”

赵鸿有些不确定的再次问道。

“我确定!”

清风很肯定地点了点头道:“就是那只跳江的老母鸡。”

“跳江后被吓死了。”

“她找大夫的时候,我亲自谈的,只要她那只死了的老母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