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鸿压下奇物带来的惊奇。

看着王五道:“你去哪?”

“当然是回家!”

王五道:“此次深陷合欢宗,我想明白了很多事,也该回家一趟了。”

说着他指着赵鸿手里的匕首道:“这柄匕首叫黑鱼,是我的信物。”

“以后要是遇到难处,可来临江霸刀山庄找我。”

说完他又看向面无表情的凌秋雁道:“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会向外透露一个字。”

凌秋雁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以对。

王五也不以为意。

运转身法,几个腾挪之间就消失不见。

赵鸿有些羡慕道:“江湖中人就是潇洒,说走就走。”

说完他这才把目光望向凌秋雁道:“你真决定要嫁给我?”

凌秋雁嗓音沙哑反问道:“你愿意娶?不逃了?”

“不逃了!”

赵鸿摆了摆手道:“先前不愿意是你这张脸实在太让我难以接受了。”

“现在——感觉看习惯了也就那样了!”

“再说了,有了凝容胶,还能修补一下,虽然不一定恢复原样,但只要还过得去就行了。”

“只要能过日子就行!”

凌秋雁凝视了赵鸿一阵问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你?”

“不好奇!”

“……”

凌秋雁不管他,主动解释道:“有人给我算过一卦,救我者,乃是我夫君。”

“……”

“算卦……”

赵鸿无语道:“那万一要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救了你,你也嫁?”

“嫁!”

凌秋雁回答得简单果决。

“有毛病!”

赵鸿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望向清风。

清风被他看着毛骨悚然。

忐忑不安地问道:“少爷,你看我干什么?”

赵鸿竖起三根手指道:“从把你买来开始,三年了,三年来我一直以为你是男的,没想到你是女的!”

“不给本少爷解释一下?”

“解释?”

“解释什么?”

清风眼神闪烁道:“少爷你当时买的就是书童,再说了,你又没问我是男是女。”

“你不问,我怎么知道你要知道什么?”

“……”

“很好,这个理由很强大!”

赵鸿无语地竖起一根手指道:“你跟了我三年了,我也就不追究你这件事了。”

“不过——该是书童做的事,你一个也别想落下。”

“别以为你现在变成女的了,就能偷懒了!”

听到这话,清风明显长舒了一口气。

脸上露出微笑道:“谢谢,少爷不追究!”

赵鸿翻了一个白眼。

从地上爬起来,对凌秋雁问道:“现在你准备去哪?”

凌秋雁看着他回道:“听你的。”

“听我的?”

“你不回去报仇吗?”赵鸿疑惑问道。

虽然他不是很聪明,但通过李欢儿和王五的态度,也能猜到她就是那所谓的正道盟盟主。

对于这个问题,凌秋雁平淡地回道:“我现在只是你的妻子。”

“其他与我无关!”

这是准备和以前做出割舍了。

赵鸿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道:“我是准备回钱塘,一间陋室,一壶茶,一本书,诗酒田园,度过余生的。”

“我也不准备参合你的那些事情。”

“你要是觉得自己能过这种生活就和我走。”

“要是觉得过不了这种生活,我们就此别过!”

听到这话,凌秋雁下意识望了一眼北方。

在沉默片刻后回道:“我和你一起走。”

赵鸿见她注意已定,立即来到凌秋雁身边,伸手搂住她的腰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