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欢儿凝视着凌秋雁。

气氛一下就变得肃杀起来。

静得可怕。

就在赵鸿以为他们要打起来的时候,李欢儿突然一笑。

抽回自己的手娇笑道:“姐姐可真开不起玩笑。”

“我只是觉得姐姐,这样毁容了,怪可惜的。”

说着掏出一个瓷瓶抛给凌雁秋道:“这瓶凝容胶,是我合欢宗的秘药。”

“专去疤痕美肤所用。”

“不说完全能治好姐姐这张脸,恢复十之八九还是能做到的。”

凌雁秋接住瓷瓶问道:“你想要什么?”

她不怀疑东西是假的,她只是疑惑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给自己。

凝容胶即便在合欢宗也是异常珍贵的存在。

李欢儿听到询问,微微一笑道:“姐姐就是聪慧,我这东西自然不是白给,我只想问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赵鸿从凌秋雁身后探出脑袋好奇地问道。

李欢儿抿嘴笑道:“入道三境,破道五境,一年前正道盟盟主为突破,破道五境当中的金丹境,选择闭关。”

“而在一个月前,据传正道盟盟主闭关之处,有天地异象发生,天雷汇聚。”

“当天雷散去之时,正道盟盟主消失无踪。”

“这一个月以来,无数人试图寻找她,却一无所获。”

“倒是有一条小道消息传播开来。”

“正道盟盟主被其最亲密之人所害,我想问的就是这条消息,是否准确。”

说这话的时候,李欢儿一直盯着凌秋雁。

凌秋雁语气平淡道:“这事你不应该来问我!”

“你该去正道盟询问。”

李欢儿双手负后,身子前倾,凑近凌秋雁,眼神捉摸不定道:“姐姐要是能回答我这个问题,我有上好的丹药,可以治愈姐姐体内的伤势。”

“这样……你也就没必要,耐着性子,听我在这里东问西问了。”

“你受伤了?”

赵鸿诧异地看着凌秋雁询问道。

“她当然受伤了!”

李欢儿眯眼笑道:“虽然我依旧奈何不了她,但留下你们还是可以做到的。”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没有与先前一样,出手果决。”

“所以说——是你拖累了她!”

李欢儿看着赵鸿问道:“是不是感觉自己很没用?”

“那倒没有!”

赵鸿很是自然地说道:“她既然想当我娘子,自然就得保护我!”

“……”

本来笑吟吟的李欢儿听到这个回答,顿时微微一僵。

赵鸿继续说道:“谁说娶妻,就一定是我养她?”

“就不能她养我?”

“所以我为什么要感觉自己很没用?”

“她保护我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这方言论,让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王五更是竖起大拇指道:“兄弟,老哥佩服,第一次见到有人把吃软饭这种事,说得天经地义,理直气壮。”

“离开后我一定要和你结拜为兄弟!”

李欢儿在呆愣片刻后,娇笑道:“公子,这方言论可真是很有趣呢!”

“难怪姐姐能看上你!”

说完,她又重新看向凌秋雁道:“怎么样?姐姐想好怎么回答我了吗?”

“我不知道!”

凌秋雁眼神渐渐变得凌厉起来道:“你要是觉得,你拿住了我的把柄,可以试试,看我能不能在第一时间杀了你!”

“姐姐,你这是什么话?”

李欢儿杀机四起道:“一开始,我可是轻声细语地在询问,姐姐你这样威胁我,可就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