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一直在找你身上的神符或是法宝,不知道是你没有用,还是隐藏了?来得太快没有看清楚!”

玉玲珑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一双眼睛似要把郑风浑身上下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既然是朋友,其实也没有必要对你隐瞒,从武宗内门子母峰出发,由于没有告知段长老,和其它人借飞舟也没有多大必要,就训练了一下身法,体验了一把速度。估计是一时玩疯了,就没有注意,没想到被你看到了!”

郑风实话实说,看玉玲珑探寻和满是质疑的眼神,有些想笑。明明比自己来得早,却要等到自己即将和老头签契约时才现身。还装作才到的样子。演给谁看?不过一旦成了自己人,那大家闺秀的端庄一下荡然无存,完全就是一个很调皮又机灵的小丫头,哪有一个女孩子盯着一位少年从头看到脚,还当面说出早已看到自己,还因为速度对年龄引起了怀疑。

“谁规定少年就不能跑得快一些?正因为年少,实力不济,才要跑得快,有时候打不过就得赶紧溜!”

郑风亦一本正经地问,清澈的双眼,审视地盯着,玉玲珑扑哧一笑,花姿乱颤,“就是,打不赢还不跑快些!我就有神行符、风符、还有速度极好的飞行阵盘。”sbooktxt.com

玉玲珑小脸一扬,有些洋洋得意,作为神宝阁少阁主,神符,飞行器肯定是不缺,而且品级还很高。

一旁的老人将头牛刀一边,看向窗外,“谁也不知晓凤鸣州神宝阁的主管是的少阁主,还是一位妙龄少女,只是难得看到开心一笑。”

老人这才想起,少阁主从现身就没有戴面纱,看郑风的眼神似有些不一样。郑风三言两语就引得少阁主开怀大笑。

郑风和玉玲珑攀谈了起来。从后者了解到神宝阁在整个四道域一流势力和超一流势力的大城都有分阁,凭借天才卡和荣誉长老的身份令牌,可以享受诸多实惠和方便。诸如每年可以借用修炼室修炼一定的时间,购买产品和材料享受折扣,积分达到一定数量可以直接兑换产品,也可以申请神宝阁为自己做些相应权限的事情。比如遇到得罪某个势力,可以由神宝阁出面协调,免去不必要的麻烦。遇到购买产品神晶不够时,可以拥有一定额度的借用金额。

玉玲珑和郑风热聊了一阵,相谈甚欢,忽然看向神宝阁灵武城丹药柜老头。

“其实李叔之前的顾虑是正常的,他没有将你兑换的丹药第一时间登记上去,而是分几次入账。天才未成长起来,总是令人担忧!”

玉玲珑说这话的时候,明亮的眼神一下暗了下来,眉头微蹙,脸上有淡淡的忧伤。

郑风感同身受,自己一直低调藏拙,还不是不想过于惊艳,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若是身边有美女师尊灵嫣然或是青龙师尊这样的大神在,也不想一直苟着。

“苟的时间久了,少了很多朝气,都快忘了自己还是一个少年。”

看着玉玲珑有些忧伤的眼神,郑风莫名的感叹,其实有时候选择低调不是自己多刻意,而是情非得已。

郑风和玉玲珑四目相对,那一霎那,眼神的交流,郑风莫名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按道理玉玲珑贵为神宝阁少阁主,不说是官二代,也至少是一个富二代。应该是众星捧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怎么也会和自己一样有些憋屈,有些不满,有些不如意。

“郑风,我要起身回去了,今天聊得很开心,真希望下一次见面不会太久。”

玉玲珑起身,有些意犹未尽。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由得笑了:“还有三个月,说不好我们会在凤鸣州凤鸣城见面。”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