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司马懿道:“这批枪械,确实诱人。但是,我们要量力而行啊。请诸位将军想想,即使我们冒险成功,有把握挡住华夏国的进攻吗?”

夏侯渊道:“只要有枪械,组建向华夏国一样的军队,我们就能取胜。”

“夏侯将军说的太简单了吧?”

司马懿轻哼道:“新型武器,确实杀伤力强。但是,西商帝国的武器,比华夏国还好,他们怎么就没打过华夏国呢?”

“你们要知道,新型武器,本就是西商帝国传来的。”

“许定在没有枪械的情况下,还是击败了西商帝国,而我们,凭着那点可怜的枪械,能挡得住华夏国吗?”

司马懿的质问,令在场的将领垭口无言。

连西商帝国都没有做到的事,他们怎么可能做到。

去长安袭取新型武器,看起来很容易,实际带来的后遗症,将使他们难以承受。

曹操也渐渐冷静了下来,认真思考司马懿的话。

是该派曹仁去荆州,慢慢获取武器?还是赌一把,直接攻下长安?

这个决定,或许会影响益凉两州的前途,也是生死存亡的决定。

曹操深思熟虑后,说道:“仲达说得对,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如今许定已经成了气候,他的军队,要强于我们数倍、乃至数十倍。如果没有新型武器、新型的军队,是断难以抗衡的。”

“曹仁。”

“在。”曹仁出列。

曹操说道:“你还是点齐五千兵马,去荆州吧。希望你能早日夺取新型武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西进长安。”

“诺。”

曹仁转身离去。

........

长安之事,因为司马懿的拦阻,而没有达成。

曹操变得越发谨慎,对许定、对西商帝国,从心里害怕。

数日后。

在豫州许昌。

许定问贾诩:“文和,这几日可有曹操的消息?”

贾诩负责布局长安,已有好些时日。

如有消息从益州传来,肯定是先传到贾诩这里。

“回陛下,暂时还没有。”

“曹操肯定已经接到了线报,到现在还没有动静,估计是不会来了吧?”许定苦笑着摇了摇头:“咱们还是太小觑曹操了...。”

“是曹操太过谨慎,或者说,太惧陛下了,以至于练这么大的好处,也不敢去拿,呵呵...。”贾诩笑道:“这真是一大笑话。益州、西凉,坐拥二十余万军,却不敢袭取三千士兵驻守的长安,世上还有比曹孟德更胆小的吗?”

许定道:“我估计他也想去...。”

“想肯定想,可他终究没去啊。到现在也没有出兵。”

“那就再等等吧。”

现在这种时候,除了等,也没有别的办法。

许定抛开长安之事不谈,问起江东的近况:“自我们离开江东后,吴郡可有异常?”

“前日鲁肃遣人传来消息,说虫洞每日会发出一些奇怪的声响,像是在被炮击,又好像不是,他也说不清楚。”

“被炮击?”

许定笑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虫洞是一个虚无的存在,怎么可能被炮击呢。一定是鲁肃听差了。”

“臣也这样觉得。”

“还有吗?”许定问。

“有。”

贾诩似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件:“请陛下过目。”

“这是什么?鲁肃写的信?”

“不是,是鲁肃在吴郡找到的一封文件,文件被藏在隐瞒之处,他觉得可能很重要,于是着人把上面的文字模仿了下来,想请陛下研究一番。”

西商帝国的文字,与华夏国,完全不一样。

许定拿在手上,只见那上面的文字,东倒西歪,还花了许多的圈圈,感觉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上面爬。

这样的文字,估计只有鬼认得。

“这个鲁肃,他不认得,我就认得了吗?”

“陛下虽不认得,但可以找来一些俘虏。他们的高级将领,可都是西商帝国的高材生,他们一定会知道。”贾诩说道。

“好主意。”

许定也好奇,这封文件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典韦。”

“在。”典韦走了进来。

许定吩咐道:“你去一趟南校场,把他们的高级将领,带来几个。”

“诺。”

在徐州之战中,被俘虏的高级将领,不少于三十位。

其中五位已死,还有二十多位来到许昌,与其他俘虏住在一起。

典韦领着一队御林军,去往校场。

根据名单查找,叫来几个师级将领。

他回到御书房中。

“陛下,人已带到。”

“叫他们进来。”

几个俘虏走进御书房,朝许定行叩拜大礼。

他们来的华夏国很长一段时间了,对华夏国的理解,十分的清楚。见到皇帝,都要三跪九叩,不能露出半点不敬之色。

此时的他们,就像被驯服的马,对许定恭恭敬敬,连头也不敢抬起来。

在跪拜之后,又起身,再跪拜....

如此两次。

许定抬手道:“行了,不要三跪九叩,你们都过来,看看这封信上,都写了什么?”

许定把信递出去。

几个师长走过来,准备接过信件。

贾诩却道:“陛下,还是把他们分开来辨认,比较稳妥。”

“你心眼可真多。”

“以防万一嘛。”

贾诩接过信,朝典韦道:“典将军,把他们几个,都带到书房外面去,没有陛下的旨意,不可让他们进来,更不可在门外偷听。只留下这人,阅读这封信。”许定指向眼前的一个师长。

“诺。”

除了一个师长,其余人都被带了出去。

许定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呼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