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是,末将必定建功。”赵云道。

许定从士兵们的队列中走过,在每个士兵身前都停留了一下,替他们整理铠甲、或是拍拍肩膀鼓励。

五分钟时间...

所有士兵都被强化。

许定忽道:“好了,你们出发吧。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跟我走...。”赵云带着近千骑兵,朝前面的战场冲去。

由于战场的面积不大,周围都是陡峭的山脉,赵云只能横穿战场,到达敌人的指挥部。而且,不能被敌人炮弹击中。

这就需要极快的速度和应变能力。

噗噗噗...

冲入战场后,赵云身先士卒。龙胆银枪舞动,轻取敌人的性命。跟着他的骑兵,虽不主动攻击敌人,但是防备的密不透风。每个士兵都举着盾牌,遮挡住自己的身体。

“弟兄们,加快速度...。”

赵云喊道。

强兵的效果只在半小时内有效,超过时限,就变成普通士兵了。

赵云并不知道这情况,但是急切的心里,丝毫不比许定弱。

哒哒哒...

往前急冲了一段。

眼看要到对面了。

轰!轰!

忽然间,两颗炮弹落下来,在前方炸响。

赵云被吓了一跳,但是他前进的速度仍然不减:“弟兄们,此时万万不能停下。快冲过去...。”

轰轰轰...

从这一刻起,敌人的炮弹没有停过。

在短短十几秒钟内,连续齐射三次,每次都是大范围的进攻,将赵云率领的骑兵覆盖。

许定从望远镜里看见,心里无比的担忧。

强兵效果只能增强士兵的速度、力量,却不能增强防御力。若被炮弹击中、子弹射击到,仍然要送命。

像这样密集的攻击,赵云的骑兵还能坚持吗?

郭嘉说道:“陛下,这样冲锋,绝不是办法。敌人的火力太猛了,相互交叉,就像一张渔网,我们的士兵很难冲到指定的位置。”

“是啊,这太冒险了...。”贾诩也道。

“你们之前不说,现在说还有什么用?”许定也着急,可是赵云已经冲出去,就像离弦之箭,已不可能回头。

“杀啊...。”战场上,被敌人炮弹覆盖的骑兵,在赵云的率领下,冲了出来。此时他们伤亡惨重,仅不足五百人。

赵云似乎受了伤,始终趴在马背上。

“叮!外挂十四已下线,现在由外挂十五为您服务。”

“叮!外挂十五上线成功。您已获得运气系统。您可以选择使用好运,使自己在半小时内,运气爆棚,通常有出人预料的惊喜。也可对敌人使用霉运,效果恰好相反。”

............

许定一筹莫展时,外挂的声音再次传来。

运气系统?

许定从未听过。

这系统能解决眼下的危机?

许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敌人使用了霉运,给自己使用好运。

没多久。

许定发现敌人的炮阵地,响起一连串的爆炸声:“轰轰轰...。”这声音特别大,就像火油库爆炸了一样。

许定使用卫星监测系统,细细的查看,惊喜的发现敌人的火炮出了问题。有一颗火炮炸膛了,然后引发了其他的炮弹,在炮阵地发生爆炸。

“哈哈哈...。”

许定大笑了几声:“两位先生,你们看那边。敌人的火炮不顶用了,自己炸自己。估计再也打不出火炮来了。”

“陛下洪福齐天啊...。”

郭嘉和贾诩都看见了,心里不胜欢喜。

没有想到给敌人使用霉运能带来这样的意外之喜。

许定顿时信心大增。

照这样打,不想胜都难啊。

只是...

霉运的效果出现了,好运的效果呢?

许定等了好一会。

始终没有等到好运的出现。

许定不由在心里想。既然给敌人使用霉运,能使得敌人的炮弹炸膛,那么给自己使用好运,是不是可以躲避子弹?

这是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子弹不长眼睛,万一打在身上就死了。

虽然心里害怕,但是许定还是想尝试一下。先给自己使用强兵系统,强化了十次。然后说道:“奉孝、文和,你们在这里主持大局,我到外面看看。”

“陛下,外面太危险,还是在这里观战吧。”郭嘉道。

“无妨,我出去看看就回来。”许定抬脚走了出去。

典韦跟出来。

许定道:“你不必跟着我,在这里好好保护两位先生。他们有一点闪失,我拿你是问。”

“诺。”

典韦退回了指挥所。

许定骑着爪黄飞电,朝战场中冲去。

由于使用了好运和被强化了十次,在骑马奔跑的过程中,他能清楚的看见那些子弹从身旁飞过去。虽然很危险,但却没有打在他的身上。

此时。

郭嘉和贾诩也看见了战场上的许定。

“陛下怎么到战场上去了?”贾诩惊道。

“典韦将军,你不是应该贴身保护陛下吗,怎么能让陛下去战场冒险,万一出了事,你可担当得起?”郭嘉回头怒斥。

“末将也不知道陛下要去战场啊。”典韦着实委屈。

“快去保护陛下。”郭嘉道。

“是。”

典韦也担心许定出事,带着指挥所外面的御林军,赶往战场。

啪啪啪...

郭嘉从望远镜里看见,敌人的火力越来越猛了。

子弹非常密集。

看见许定在战场上奔跑,两人都惊出一把冷汗。

“希望陛下没事...。”郭嘉目不转睛的看着,一刻也不敢松懈。

“杀啊!”许定冲入战场,并不是去游玩的。见到敌人后,也拔出战刀杀敌。

铛!

噗噗...

挡在他面前的两个士兵,正想拦住他的去路。许定举刀斩去,与敌人的刺刀相撞,刺刀应声而断。最无语的是,断掉的半截刺刀,飞出去,把另外一人杀死了。而许定的战刀,势如破竹,将那人杀死。

“还能这样?”许定差点笑出声。

好运技能,似乎比霉运技能还要还用。

他跑了这么长一段,从没有被子弹击中过,沿路的敌人与他相遇后,有的摔倒在地、有的不小心碰到同伴的刺刀被杀死,这估计是霉运技能带来的效果。而刚才他杀死那两人,绝对是好运带来的效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