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离开酒楼,然后回到住的地方,许定将身上的钱都花了,买了些奇奇怪怪的物品,然后一众人立即出了城。

出城后与众人汇合,连夜出发进了万魔山返回了山洞。

期间有人跟踪追来,不过都被甩掉了。

返回了山洞,有人向他汇报了这些天对山脉的搜索与发现。

许定嘱咐众人继续探索山脉,按南明人与百晓生白浪的说法,万魔山很大,里的猛禽不是一般的凶猛。

哪怕是有着火器装备的南明人或是军弩犀利的西秦人也不敢深入太远。

在根据路程判断,其实山洞这一里还是属于偏外围的,在往里走还有很深长深的峡谷山地。

所以需要更多的资料。

同时许定也派出人在过山洞这边的各个路卡上布置明哨暗哨,绝对不能发生在被人发现之事。

一但发现立即抹除。

否则三国大汉这个世界会有危险。

此时大汉朝还没有真正统一,自己中占一半的国土,还有诸多诸侯没有解决,不能出半点差子,从而引发崩盘。

交待完手下,许定穿越青铜门返回平州。

带着从‘丰’城采买来的东西,返回了威远岛。

一进岛,他直接去了军械署,当然也派人提前通知了花果山,给妻子儿女报一个平安。

“嗯!伯康回来了!”黄承彦正在摆弄着火铳,看到门外有一个影子,一抬头,发现是许定,脸上纵横的沟壑,立即温暖如旭,笑出了花来。

“回来了,小小虚惊一场,暂时解决了麻烦。”许定简单的回了一句不打算跟黄承彦讲得太深,因为不想让他过于担忧,平添一些压力。

“没事就好,给花果山报了信没有,你走后,月英来过一次,山上都着急上火了。”黄承彦轻轻点头,然后问道。

许定道:“以经派人去通知道了,同时也跟各州的大家打过招呼了,这个年还是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度过的。”

黄承彦一听便知道这里面有话,于是放下火铳道:“此事着实犀利,我以经跟军械署的人拭过了,能打穿千步之外的木板,威力比三弓床弩都不逊色,关键是此事轻松,容易携带。

乃是当世杀器,不可忽视呀!”

“岳父有心了,此事确实是一种能改变世界格局的重要武器,不过还是有不少缺点,准头还有些欠缺,而且需要点火激发,遇上遇雨天,大风等恶劣天气,便无法使用。”许定道:

“不过我以有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只要改变点火方式利用摩擦起火,火石激发,效率会更高,更方便。”

“妙呀,加一个小火石,确实是方便了很多。”黄承彦大赞,自己的女婿就是厉害,竟然能想到这么简单的方便解决这个在大问题。

如此这种火铳大规模生产与使用就成为了可能。

“火铳的改进我心里有底,只是这火药的改进我知知甚少,无从下手,需要军械署多加试验研究。”许定有些自责的说道。

如果自己早早的让人研究火药,或许现在以经不是零起步,火药的发展以经到了极高的程度了。

没错他走之前,给黄承彦写了火药的配方。

很简单的配方,就是三元素,碳、硝、硫。

比例则是经典的一硫、二硝、三炭。

黄承彦道:“你走后,我们立即安排人,分成十个小组,加紧试验研究,以经初步弄出了威力较为强大的火药,而且以经在寻找合适的地点建立工产,请工业部的寻找调配原材料了。”

这是许定走之前定下的基调,有许定的命令,一切特事特批。

尤其是毛玠看完炸药包将小土山炸飞的试验后,都看懵逼了。

然后是要线给线,要人给人帮着军械署筹备一切。

全岛都在围着这事件进行工作,效率快到了极至。

这么厉害的武器,只要放出去,天下就一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