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这一场战败太突然,太意料之外了。

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包括周瑜在内都没有一个人明白究竟他们是败在哪个环节了。

明明昨天晚上偷袭胜利了,东莱水军战船也所剩不多了。

今天竟然一战就散,毫无无手之力,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太可怕了!

这样以后还怎么跟东莱军打。

那战舰究竟是什么来的,速度怎么会如此之快,坚硬程度怎么可能这么高。

就算是钢铁,也不可以在水里浮起呀。

浮起也不可能运动这么快。

那一丛丛黑烟就算是饕餮一般,让周瑜跟逃出来的手下将士,蒙上了厚厚的阴霾,久久不散。

“搜搜看,有没有周瑜的尸体。”

战事结束之快,同样让周泰也感慨万分,作为一名水军将领,他其实不大喜欢这样的作战方式。

传统的跳帮作战才刺激,才更能展现水军的勇猛。

铁甲舰的出现,必然改变未来的水战模式。

个人的勇武将在战舰的蹂躏下变得不在这么重要。

来回搜寻了几次,在配合救上来的俘虏表述,手下立即将情报报给周泰。

“将军!周瑜见势不妙提前跑了!”

“跑了,他到是机警,主公说得没错,确实是不好对付!”周泰略微有点失望。

杀在多的扬州水军也不如活捉一个周瑜来的痛快。

手下道:“将军,周瑜就算在鬼在聪明,还不是吃了将军的洗脚水,被我们以碾压之势击败,将军这一次我们的战绩绝对可以轰动天下,我东莱水军之名必震惊天下。”

这可是大功,今天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通通都会得到嘉奖。

仅仅几十条战船就将周瑜一两万水军给击败。

而且还是大胜,已方就一些被流矢所伤的将士受了轻伤,连一个人都没有阵亡。

“话不能这么说,周瑜还是相当狡猾的,今日之胜全在于周瑜放弃了他的长处,跟我堂堂正正的比悍勇,比战船。

换了下一次可就难胜他了。”

周瑜是谋士统帅,他更擅长的是智谋跟指挥。

拼计谋,拼脑力,绝对是对周泰形成碾压的。

可是他放弃了自己的长外,跟周泰这样的武将来堂堂正正的对战,来比勇武,来比拼战舰。

非战之过,周泰很清楚。

他胜也不是胜在自己有实力,而是胜在东莱军整体的科技。

胜在军械之利。

实力呀,真正的硬实力。

可以直接秒,可以碾压的硬实力。

岂是孙家这种才夺得一州之地一两年的诸侯可以比的。

…………

徐州彭城、豫州沛国一线。

袁绍在收到孙策出兵之后,也统领大军再次进犯徐州,这是他发兵的第三次。

虽然兵马不及上几次的多,甚至连一半都不到,不过来势依旧凶猛。

而且袁术信心满满。

这一次他又有内应,有人在徐州接引他。

徐州有内鬼,这便是好事,战事会更轻松。

果真从内鬼那里获悉的情报,他很快突破了沛国一线的城池,将其拿了回来。

大军继续挺进,又打到了彭城附近。

“李进!呵呵,这回看你怎么死。”袁术盯着远外的彭城,微微咬牙,露出一抹极重的杀气。

上次进攻,他的大将纪灵等人均死在了李进等东莱将手里。

这一次他要亲自扭下李进的脑地,让许定也心痛心疼一下。

袁术见无人应话,回头看向沉默深思的袁涣道:“曜卿你为何这副表情,可是哪里不妥?”

我正在展望未来,期许拿下徐州,你皱眉头干什么?

袁涣道:“主公,我们是不是太顺了,就算有曹豹等人作为内应,这打得也太顺了,李进并非无能之辈,武艺兵法皆娴熟老道,难道猜不出问题吗?

我很怀疑曹豹等人是否有能力为我们打开彭城的大门。”

“曜卿你多想了,对于沛国、彭城两郡我们太熟悉了,哪一次来我们打这里不是极为顺立,在这里其实我们才是真正的主人,李进一个外来户,如何能跟我们斗,如何能驾驭得了曹豹等一干世家。

徐州的世家日子不好过呀,陶谦一走,王修接替,各种变法,各种规矩,接踵而来。”袁术冷笑道:

“一上来就清查土地,清算亏空,整得整个徐州人心惶惶。换我是曹豹,我也有异心。”

袁涣道:“但愿是我想多了,希望这些徐州世家是真的有心归顺于我豫州才是。”

“哼,他们敢不真心吗?除了我袁家他们别无选择,今晚夺城杀李,然后一中猛攻城至淡县,这一次一定要攻下它。”袁术信誓旦旦的吐道。

打了这么多次,都不能吃下徐州,袁术心里也相当窝火。

这一次有孙策小儿在旁策应,东莱大军又北调了,还有徐州世家作为内应,没道理在输了。

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回营后,袁术开始安排各将,今晚袭城,或者叫接收城池。

唯一的战斗与不可控因素是李进的反抗。

这是许定的心腹之一,第一校尉军的正校尉,必然不会投降,肯定要突围血战。

所以袁术要多安排一些兵马守在城外,一但李进从城内突围出来,在进行第二波围杀。

此战夺城不是目的,斩杀李进跟消灭他为首的第一校尉军才是主要的。

入夜之后,袁术大军动了,开始朝着彭城悄悄摸了过去。

袁术本想亲自前往,不过被袁涣拦了下来:“主公,千金之子不坐危堂,让众将去就好了,李进此人武艺毕竟过于高强,相传不下许定,不可犯险。”

本来袁术是想亲自来围杀李进,以显示自己的勇武,毕竟他也是游侠出身。

不过一想到李进教授过许定枪法,立即整个人清醒了大半。

没有在执拗。

许定那个变态都这么强,李进也差不到哪里去。

纪灵这么强都死在李进手里,还是不要过河了。

很快袁术大军分作三批,一批随袁术留守营地,一批前去接管城门,然后夺下彭城,一批留在外面等着李进突围而出,在进行拦截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