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迫于对方的淫威,一众角斗士纷纷后退。

不过这支罗马军队却并无收手的意思,以小队为主,往前继续挺进,将挡在前面的一切给推倒砍掉。

地上中箭的角斗士,他们也没有一点怜悯,长枪或是长剑刺入,将哀嚎者通通斩杀。

“让开!让我来!”许定等人追上来,发现前方被挡了,当即取箭搭弓,一箭射出,前方的角斗士们纷纷让了主街,由许定与蒙羽、货比等人冲过去。

人未至,箭矢先至!

正在往前推进的罗马百人队,猝不及防,一名士兵脖子上插进了支利箭。

他不敢置信的用眼还瞧了瞧箭尾的羽翎,然后软倒了下去。

“防御!”百人小队长看到了骑着战马冲来,手里还拉开着大弓的许定等人,忙指挥道。

不过手下士兵还没来得急准备,又有一支箭矢飞至,又将一名士兵射倒。

不过反应回来的罗马士兵,后队的立即补到前面,但是刚刚补上来,又有一支箭矢飞至。

又是一声惨叫,一名士兵也倒了下去。

“迎战!出枪!”

本来如果是野战,最前列的青年兵,他们会配上两支标枪,一支轻标枪,一支重标枪。

轻的用来投,重的用来顶刺破敌阵。

此时他们只拿了重标枪,第一列也不是所有人都将使用重标枪,每隔一人手持一面卵形盾牌,还有一支宽刃短剑。

第二列的壮年兵武器配备跟前一列的青年兵一样,不同的是,他们持标枪与刀盾的人,位置刚好与前一列相反。

这样两列构成了立体而且互补的长短搭配小阵。

第三列的成年兵武器与前面两列略有不同。

他们年纪更大,是整个军队中经验最丰富的人,他们长武器是矛,防御武器是更重更厚实的长盾。

如果前面两列战死被敌人冲开,他们第三列就是整个阵形中的中流砥柱,负责在最危难的时候扛起胜负的大旗,为大军守住最后一道防线。

“哈!”手持重标枪的罗马战士齐齐呼喊一声,然后挺立了身体,将重标枪抬起握住往前探刺而出。

一时枪矛林立,有种无处下手之感,让人畏惧退缩之感。

不过这对许定来说是小场面。

区区60人的小阵形,他威远岛罗马小队的阵形比他们震撼得多了。

许定早有破解之法。

只见他收弓一挂马身之上,然后侧挥弯腰下去,将一根搭凉棚的圆木给抱住带起一拔。

然后凉棚一倒,接着许定抱木一砸。

正好马儿冲至,速度微微一慢。

“轰!”的一声,圆木砸进去,林立的枪矛阵形顿时被轰开,数个罗马士兵来不急发出惨嚎就结束了性命。

接着许定使力一扫,巨大的圆木将左翼的三列罗马士兵给击倒击飞。

马儿冲入,踏在地上的罗马士兵身上,顿时骨折身传出,未死的罗马士兵也残了。

许定反手又是一挥,右翼的罗马士兵们纷纷躲避,哪里还有阵形可言。

此时只狠爹妈少生一双腿。

轰的一下,又是无数士兵吐血撞在街上。

“杀!”蒙羽等人趁机杀入,舞剑劈砍。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小阵顿时土崩瓦解,被杀得大败,其它角斗士也趁机往前冲杀,将这小股罗马士兵经消灭。

顺便将掉在地上的长矛,重标枪、圆盾、长盾、宽刃刀通通捡拾起来。

许定挥动着圆木冲向了另一边的那个百人小阵,同样是如入无人之境,又长又重又大的圆木比啥标枪长矛都好使。

三列罗马士兵的长短武器通通被击脱。

然后承受着许定大开大合的横扫,三两小就被打成一片狼藉与满地痛嚎。

刚刚吃了大亏的角斗士们,趁机反扑将这支百人小队也迅速干掉,并获取了能用的武器。

这一下整个角斗士大军也有了不少趁手的武器,还有许定这个超级武将统领。

对面的罗马将领眉头都快跳出五官,手握着长剑,脸色发苦起来。

“这个混蛋究竟是谁,就这样破了我的第一支队。”不过苦归苦,他还不有尚失作为军人的严格品质,旋即下令道:“第二支队、第三队支队重新合组,建六六阵!百人队给我下城,我要与你们一同面对叛军。”

说完他不望看了一眼弓箭支队队长。

那队长微微点头,然后悄然吩咐众人道:“全部给我瞄准那个抱圆木的,射杀他,官升两级,奖励无数。”

一百二十名弓手纷纷将箭的准头瞄向了许定。

“给我两面盾!”许定勒马停了下来,然后将圆木一抛扔在了地上。

有人立即将刚刚缴获的两面圆盾递了上来。

罗马军队的圆盾,做工更为精细,先拼接修形,然后覆盖皮革,外面在蒙一层布。

非常的美观而且箭矢与兵刃刺中后有一定的缓冲。

总得来说还算实用,就是很烧钱。

不过许定掂量了一下重量,这可比大戟士的重盾轻了太多了。

“所有听令,随我破阵,今日冲过去我们生,冲不过去,罗马人的其它军队赶过来,我们将全部被杀死在这里,此战唯有死战!”许定架起两面盾牌,冲所有角斗士大军喊话道。

蒙羽、货比等人高举武器纷纷喊道:“死战!死战!死战!”

不想死那就战,以经没有一点退路了,有人朝着身后看去,仿佛以经感受到罗马大军快要赶到了一般,然后目光坚毅,视死如归的盯着前方的城门部队。

“杀!”

许定一马当先,催马冲出,蒙羽等人紧跟在后,一个个热血沸腾,喊杀冲天。

“哈!”

“哈!”

“哈!”

罗马军队同样临危不具,此时的罗马还是最强盛时期,有着庞大的兵员还有富足的财政,对内对外都有着强有力的威慑与战斗力。

当然更重要的是罗马人从来不失信心,他们一直认为自己就是最强的。

他们骄傲,他们藐视任何敌人。

“放箭!”看着许定等人进入了射程,值守城门的将领约翰再一次挥动了自己的长剑。

城头上弓箭支队瞬间将箭支全射向了许定。

许定冲在最前面,两面盾拼合一起,挡在了马前与两翼。

瞬间箭矢密布飞来,咚咚声不断。

两面盾牌上扎满了箭支。

“在放!”罗马人的弓箭兵忙又上箭开弓,不过此时许定以冲到了他们的步兵前面,将一面盾牌甩击而出。

正前方,轰然被砸倒一片。

接着许定又将另一面盾牌延伸甩出。

后面数列的罗马步兵也惨嚎倒了下去。

许定拔出左右两把战剑,左右劈砍挥舞,将试图弥补缺口的罗马兵卒给砍杀。

一骑当先,许定直接杀穿过去,打出一个缺口。

身后的蒙羽等人也顺势冲入,各凭本事锋利杀敌。

不过不得不说罗马军队是真的强,换了其它乌合之众,应该溃败逃跑了。

但是他们没有,因为他们不允许,罗马军队很重荣誉,他们不允许自己输给一群奴隶。

何况这里是帝都,即使是全员战死也要将叛军拿下。

所以他们阵形虽乱,但是人人都配有短刃,一时之间与冲进业的角斗士大军博杀起来。

场面一度惨烈无比。

角斗士们为了自由,为了生存,爆发出巨大的潜力。

而罗马士兵们为了荣誉,同样不会屈服。

话说许定一骑冲过来,约翰的心沉痛无比,面对如此强大的叛军头目,他知道对方的力量应该比自己强很多,但是他没有退缩,催马舞剑迎击上去。

他使用了家族中最高深的剑术,运用出自己最强的一击接敌。

不过在与许定对碰的那一刻,他还是感受到巨大的力量朝着他的臂膀涌来。

一击不克,不待他反应回来,许定另一把剑横袭击来,打在身上,哪怕他穿了盔甲,不过人还是落马撞在了地面上。

许定也不管他的死活,又冲进了那支本应该守城上的百人队。

同样是如入无人之境,捍勇不可挡。

三两下冲破斩杀数人。

一骑冲进城洞,宽厚的城门被关了。

许定跳将下来,一拳轰出。

顿时厚实的城门摇晃了数下。

接着许定又连连轰出如铁一般的拳头。

城门顿时被砸出了一个大洞。

不过这还不是许定想要的结果,他往右翼走了几步,然后使出全身的力量,拼命直推。

只听咯咯的城门沉闷声响起,右翼那道门与墙壁连接处,沙石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