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郭图道:“主公来看,公孙瓒占有我冀州名下的清河、河间、渤海、中山四郡,但是他的河间与清河与许定的青州接壤,而且偏南了一些,他没有这么多的兵力与精力来管这此时方。

若开战,这两郡肯定是首先被许定拿下,即使是我们支援公孙瓒,也不能在这两郡与许定交战,因为我们也不占地利。

所以我们到时当派兵集中屯于河间国,如此进可制渤海郡,支援幽州逐郡,退可保安平国,控制冀州大部。

冀州各郡县本就不喜公孙瓒,一但许定攻幽州,这些郡县必然会趁机反叛以谋自保,而我们是他们最理想的投效对象。”

袁绍头上在怎么说也顶着两个大帽子。

一个是四世三公之后,一个是冀州牧。

是冀州世家最合适的效忠目标。

袁绍听得到是微微颔首,只是这是冀州的问题,还是没有谈到幽州,怎么让公孙瓒拖垮许定。

这时荀堪站了出来说道:“主公,冀州的事并不需要多关注,我想只要威海后不想全面开战,就不会跟我们抢冀州,所以他最多只会进兵渤海郡,而且只会派一支小部队象征性的入驻。

至于清河郡,他估计不会拿,因为拿了他的兵锋就伸到了我们邺城之下,势必激起我们的强烈反抗。

以他的大局观跟谋略观,应该是明白这一点的。”

“那友若谈谈幽州的看法吧。”袁绍摆正了身姿问道。

荀堪道:“威海侯水军强,我们都是知道的,那他肯定会派兵在幽州各地登陆,我们先看看幽州的地图,从哪里登陆,然后多路进攻更为便利。”

袁绍虽然只是冀州牧,但是他还是拿到了幽州的地图,公孙瓒身边有着各大诸侯的暗子,想搞到幽州地图并不是难事。

而且刘虞事的时候,还有不少人投奔了袁绍,以袁绍的智囊团来说,想复制出简单的幽州地形图也是简单的事。

所以荀堪摊开幽州的地图,然后指着沿海之地道:“能给许定登陆的地点其实也不多,一个是渔阳郡的泉州,从这里上岸,他的部队可以直接走陆路北上,攻安次,然后是广阳,最后是蓟县,距离非常的短,一两天的时候就能杀到。

走水路同样可以登陆泉州,然后顺沾水而上先打雍奴城,在攻蓟县,同样是路途短,不过因为秋冬之季河水浅,行不得大船,估计他们不会走此线路。”

“第二个登陆地在雍奴县的东边,靠近入海口的丘河附近,这里人口稀少,村集没有,适合隐蔽登陆,然后北上可以打雍奴城,也可以打潞县,甚至可以将公孙瓒吸引到辽西郡后,对其主力封锁。

从而东西包围公孙瓒主力,一举解除幽州的武装,这种情况可能性极大,所以我们要提醒公孙瓒千万不能跟许定在辽西进行决战。

不然战事会以最短时间,最小代价结束。”荀堪接着又道:

“第三个地点,还是以此意图进行,不过是将包围圈缩小,许定东面兵马将公孙瓒吸引到辽西郡对决之后,从海阳城附近登陆,然后攻下右北平的郡府土根。

将战火的范围只控制在辽西郡,这对他接下来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幽州有着莫大的好处。”

三个登陆点,多吗也不是很多,但是也不少。

公孙瓒没有这么多的兵马,不可能派重点守着这三点。

因为他还要应付从北面与东面来的许定明面上的大军。

光是这两个方向就够公孙瓒应付了。

所以袁绍都为公孙瓒发愁,只希望许定攻打幽州能少动用一些兵马。

“主公我觉得威海侯不会与公孙瓒在辽西对决,公孙瓒也不会将兵马拉到那那里跟他打。”待众人都说过了,作为袁绍最早的追随谋士逢纪起身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