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贵妇拿着丝巾半掩住嘴脸,双目嫌弃鄙视的横了两旁那些蠢蠢欲动的目光,然后跟着狱卒走到了许定这个牢笼。

看到以经被擦拭干净,裸露着肤白肉嫩却又有着结实肌肉的许定,双眸如同刚才的那些角斗士一般放出异光。

尤其是打量到许定分身那十八岁阳刚而俊美的两旁,竟然偷偷笑了一声,不过这笑有点让许定跟蒙羽寒颤。

如果是不谙世事的人可能不知道这贵妇的笑是何意,但是许定却明白,所以不由的微微皱眉。

三个狱卒也嘿嘿奸笑,冲许定喝道:“亚历山大*秦,这位小姐找你有事,你跟他走一趟吧,一定要尊从她的意志,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我们会把你折磨到求死不能的。”

那贵妇脸色一寒冲说话的狱卒道:“住嘴,你吓坏了我的宝贝我就阉了你。”

这话也是说给许定听的。

不听话她同样也可能阉了亚历山大*秦。

刚才盯着她有欲望的角斗士们纷纷后退了几步,握着裆部,不敢在放声,也收了那份饥渴之心。

许定笑了,摇摇头,然后抬头撇了一眼贵妇:“你真丑!”

“什么?”贵妇瞬间懵逼了一下,然后是大怒:“你说什么?”

许定勾出一抹冷嘲道:“我亚历山大*秦,说你……真丑!”

“混蛋!”贵妇脸色大变,怒骂道:“小杂种你竟然敢说老娘丑,我要阉了你,老娘给你要机会你竟然敢不从……”

要不是看到亚历山大*秦,在角斗场的英勇表现,还有年纪又轻,长得英俊,她才不会愿意来这里提人。

她才不会想着让这小子伺候自己睡觉。

他竟然敢讽刺自己丑。

“我亚历山大*秦永不为奴,你们可以设计害我,却拿不走我的尊严,夺不去我的节操。”许定洪声说到,整个地牢为之一静。

角斗士们身受感染,不由的露出敬意。

是个真男人呀,宁愿死,宁愿被阉也不愿意去伺候这处肥丑贵妇。

“混蛋,杀了他,给我杀了他,他有什么资格说!”贵妇大怒,欲拔狱卒腰里的短剑。

不过三个狱卒忙劝道:“夫人使不得,使不得,他还不能死。”

“那就阉割了他。”贵妇怒气难消,当然知道许定的价值,接下来的斗兽还需要这样的人出来赚钱。

不过狱卒还是劝道:“夫人,这也不行,阉割了就没力气了,而且没人会给他治病的,他会死,死了上面……”

“哼!等着,我会让你死的,小丑让你多活几天。”贵妃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许定,然后放了一句狠话怒气冲冲的离开了通道,消失在转角。

狱卒们则是拿出皮鞭往许定牢笼的空地上狠狠的抽了一鞭子,同样说了一句你死定了,然后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