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还打吗?

当然还会打,不管是袁术还是袁涣,自然不会就此罢休。

所以等袁涣安排了众军众将,前来向袁术复命的时候,袁术问道:“曜卿,接下来要怎么打彭城,我们还有机会吗?”

问这话的时候袁术的口吻很平静,仿佛并没有大将纪灵战死一样。

显然该痛哀的他也痛哀过了。

袁涣想了想道:“主公我们还是有机会的,不过要做好长期攻坚的打算。今日我们虽然折了不少兵将,士气是有所降低,不过我们前期积累的优势还在,对徐州方面他们还是处于优势。

我算过了,青州军一时半会是不会南下了,而且王修的兵力只有这么多了,李进猛则猛矣,今日是我们有些心急了,才忽略了青州的投石机,还有让李进杀出城来。

下次有了准备,进李若敢在出城,我们完全可以将其留下。

所以机会还在,只是需要做些调整。”

“好!有机会便好!我等着,今夜我要为纪灵设祭,以抚慰我军将士。”袁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做出这个决定。

纪灵死了,但是要让他在发挥一些余热,在利用他一点剩余价值。

哀军必胜!

纪灵的死未尝不能激励一下大军,未尝不能用来鼓舞气势。

问题只在于怎么使而以。

祭堂很快搭建完毕,袁术在军中为纪灵设祭,不过他并没有出来主持这个大局,而是让袁涣代替他。

毕竟他是君,纪灵是臣。

纪灵虽然是他心腹猛将,但是让他亲自下场为了操办此事,那是不可能的,那样会大跌袁家的面子。

袁涣等人也没有强求袁术,而然充分利用纪灵的死来激励众将与士兵,并当场宣布了袁术的激励政策。

谁可以斩杀李进,士兵官升六级,统兵五百以上的将领可以接替纪灵的位置。

当然不管是谁杀了李进或是攻城内,都重重有赏。

这一次袁术开出了巨大的奖励诱惑。

为了配合气氛,他还提前犒赏了众军,拿出好酒好肉让众将士提前感受了一下胜利的喜悦,以及对未来美好的生期盼。

“报仇!报仇!为大将军报仇!”

在喝了点酒之后,袁术大军因为白天折损兵将过多而带来的负面情绪给全发泄了出来。

脑子里全是官升六级,全是接替纪继的位置,成为豫州军的主将,当人上人,成为袁术、袁涣之下,最有权势的人。

城内袁术劳军,城内王修也给所有将士加餐,同样是对各军各将进行激励。

“叔治,今天我们虽然赢了,不过袁术大将纪灵也战死了,你看袁军大营灯火通明,呼声震天,看来对方也在借着战死大将的契机在激励将士,明天的大战怕是更回激烈。”张昭忧心忡忡的说道。

虽然今天的胜利让他大开了眼界,不过依旧不乐观,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安全感。

袁术的大军太多了,守城的将士太少了。

对比悬殊呀。

“明天的战斗可能会很激烈,不过不会在西门,袁术也不会一下子将所有兵力在投进来了,不过就算他改目标也不会成功的。”王修还是自信的说道。

袁涣想干什么,他很清楚。

二人交手一个月了,互相没有见过面,不过越来越了解对方的。

对手就是这样。

张昭听得似董非董,不过没有在问。

翌日天亮。

袁术大军兵分三路,一拨从彭城左边渡汲水河到了北岸。

一路从右边渡泗水河到了北岸。

然后寻到较为浅水之地,于彭城北边的泗水河段上准备在建一座浮桥,在下水桩,彻底将彭城东西北三河段全封死,将水军的活动防范给牢牢固定在了彭城的北门码头一带。

“袁术这是想要对付我了。”周泰早以经手痒了,要不是王修不直在嘱咐他水军不得上岸作战,他早就想带着水军到西门参战了。

现在看到袁术想将他北泗水河的水道也封锁住,当即怒了,指挥各舰各船,使离码头顺着北边的泗水河杀到袁军搭设浮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