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接下来的数天,袁绍之军时不时的佯攻骚扰,哪怕是晚上也派人假装攻城,对守城的第四校尉军进行全方面的干扰。

同时三个土丘不断的堆土靠近各城门。

五天后,咚咚的战鼓又敲起。

土丘两侧又拉出一队队的袁绍大军,每一个城门皆有一万之众。

而且这一回袁绍部新做的投石机也赶制了出来,稀稀拉拉的被分布在军前,不在集中扎堆了。

当然也有投石机数量少的原因,总之也是吸取了不小经验。

“袁绍真的要攻城了?他的地道还没挖好吧!”张飞看着城下比前几日又加了兵力,有些不确定起来。

郭嘉道:“弄这么大的动静是给挖地道的部队打掩护,应该就在这一两日完工了,看来他们挖得挺快的,我还以为要十天左右呢。”

“那奉孝觉得应该怎么做?”朱灵问道。

郭嘉笑道:“简单,给我砸,投石机狠狠的砸,不光砸两翼,还要给我砸城正面,正面的石弹用大块的石头,要能震塌地道那种,不能塌也要给他的地道造成些损些,让袁绍在多磨几天时间。”

“高!嘿嘿……还是奉孝高名。”

张飞与朱灵忙吩咐人对三个城门外的空地轰砸。

“后撤三百步,继续擂鼓。”袁绍部将见到飞出来的石块立即后退,躲开石弹的袭击,不过他们没有撤多远,毕竟他们还真是来提供掩护的。

地道快挖到城下了,他们要趁这个机会攻城,用来掩盖挖掘发出的声音,吸引第四校尉军的注意力。

只是郭嘉一眼就看出了问题,也不点破袁军的打算,只是时不时的投出巨石,威慑一下,同样是装傻充愣。

“报!主公,南城门的地道塌方了,掘进的人全被埋在了里面。”

中军大营里,突然有人来前来急报。

袁绍微微挑眉问道:“还能枪修吗,在哪里塌的?”

“禀主公,在离地道口不足五十步之地塌方的,南城的地质松软,恐怕修不通了。”

南城靠近黄河,地质最不稳定,沙石多,泥土软,塌方之后就无法在原来的地方重新打通连接了。

“报!主公,西城门的地道也塌方了。”

袁绍又问道:“塌方在哪里?还能修通吗?”

来人回道:“主公塌方在离入口二百步之地,塌方并不多,正在抢修,应该可以重新打通。”

“好!能打通就行,告诉将士们,加把劲,争取早日打通,人人有重赏。”袁绍闻言心里稍安,脸色没有往下黑了。

很快北城门的人也来汇报,北城没塌方,只是掉落了很多泥沙,行动不方便,需要清理通道,恐怕会耽误掘进进度。

其后的几天,继续加强推进速度,不过城内的郭嘉也持续安排人投石,同样是反干扰袁绍的地下掘进。

就这样耗到第八天,负责地听的士兵汇报,发现了西门与北门都有挖掘地道的声音。

“看来明天袁绍要发起新一轮的猛攻了,通知将士们好好休息,今晚不用安排太多人守夜,多调些民夫跟郡兵县兵就行了。”郭嘉让地听的将士标记好地道的方位,然后又让人去准备好明日围剿地道部队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