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女子!是女子的声音!”

讲武堂的学员们顿时激动了,一个个交头接耳。

天啊刚才是女子的声音,是女子射出的箭。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时众人好奇了。

“肃静,没听刚才人家的女战士说吗,这里是军营重地不得擅闯,更不能喧哗,你等身为讲武堂的学子,怎么如此失态,你们在学堂学习的纪律都忘了吗?”许定脸色一寒训斥道:

“鉴于你等的表现,现在罚跑二十圈,你们就从谷口的左右跑到左右,从从右边跑回左边视为一圈,现在开始计时,超时罚一倍。”

“山长我们……”

“我什么我,快跑,人家女子在看着呢!”

“快跑快跑,跑慢了很丢脸……”

一众学员纷纷跳下马,然后疯跑起来,谁也不想落在后面。

许定对着谷口右边的树林道:“军营重地不得擅闯,姑娘们,你们可以射箭驱赶,本侯不会有意见的,放心大胆的射,射伤了有医药报销的。”

许定话落,树林里传来数算女子啼笑之声,然后真的射出了几支箭矢。

“我去,快闪,这帮娘们真射呀!”

不知道是谁嘴溅,看到箭矢飞来赶忙躲避,然后嘟囔了一句。

接着树林里传来几声冷哼声,然后飞出数十支箭矢,而且比刚才射得更精准与远。

吓得关平、张苞、潘璋、马忠、徐盛等人纷纷散开然后朝着左边快跑。

只是跑到左边,对面的林子里也射出十数支箭矢,一个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躲避,然后拔腿又返回跑。

“这样其乐融融的场面才是应该发扬学习的。”许定乐呵呵的饶有趣味的看着,关平、张苞、潘璋、马忠、徐盛等人躲来闪去,然后又奋力的奔跑。

心想以后要不要能讲武堂里加上这样的趣味课。

相信这样能提高激发他们极大的学习热情。

张宁的女兵也是极懂得分寸,知道关平、张苞、潘璋、马忠、徐盛这些少年是讲武堂的学子,都是许定的宝贝疙瘩。

是威远岛的未来,所以下手都尽量避开众人。

而且他们的被黄舞蝶训练得很好,箭术功底打打得扎实。

很快在箭矢的驱赶下,关平、张苞、潘璋、马忠、徐盛等人就跑完了二十圈。

一个个汗流浃背,身形有点狼狈。

许定未作评价,中介一挥马鞭道:“全体都有,向左向右看齐!”

众人纷纷跑动起来,按照平常队形快速整齐的排列了起来。

“不错,队形还看得过去,听好口令,向左转,向左转!向左转!向左转……”许定沉声依次念了二十个向左转,关平、张苞、潘璋、马忠、徐盛等人原本转了五圈。

许定见他们还依旧挺拔整齐没有乱也没有歪,这才加重音道:“齐步走!”

众人顿时踏步抬脚铿锵有力的卖了出去。

“原地立定,向后转,正步走!”许定又喊了几个口令,最后微微颔首才道:“上马吧!现在你们要进入的是我军的女子部队,到了里面不管你们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不准备喧哗,有命令就按命令去做。”

“是山长!”众人哄声回道,然后按排依次往前齐步走过来,逐个蹬上马辈。

许定这才扬鞭说了一句走,山股里这才传来一声声喊杀声,然后两队人马从左右冲出,一队是骑兵,一阵是步兵。

当然全是英姿飒爽的女兵。

这两队人的统领分别是黄舞蝶与马云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