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干脦娘的!还真让严舆攻下了。”有这么一刻,许贡的心里也是复杂的。

显然消耗山越的计划只实施了三分之二,还有关键的三分之一没有完成,此时山越还剩有三四千人,而且严舆本身没有阵亡,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但是城门以开,他也不可以在装做不理,只好道:“跟进去,抢在严舆之前攻占府库跟其它重要据点,还有不要在为山越提供远程支援,让他们跟周喁血战街头,能消耗多少就消耗多少。”

“是主公!”

…………

山阴城南不远的会稽山外围某处。

此时正有无数的眼睛盯着交战的双方,一直在静静的等候。

“山阴城破了,军师我们可以出手了吧!”孙权望着蜂拥而进的山越,呼吸越发的急促。

这是他的山阴城呀,可不能让山越给糟蹋了。

原来就在昨天他们便攻到了山阴城这边,一直隐藏在会稽山里,等着许周双方大战,等着双方消耗得差不多了在出手。

所以没有贸然进攻山阴城。

毕竟这一次他们是小部队的精锐过来,沿途以拿下三县五城七寨,本部兵力消耗只有二千出头。

一面要留守三县,一面也是疲惫久战不得。

若是贸然出手拿下山阴,可能要承受许贡跟周周喁的双重轮番进攻。

那样的话可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所以综合考虑庞统也没有建议立即偷袭山阴。

孙权也更不会冒险轻阴山阴。

所以大军就埋伏在了会稽山。

此时孙权手里不光有本部两千人马还有三县拉出来的五千,合计七千之众。

为了这三五千人马,他可是许诺了三县世家不少好处,承诺了很多才获得他们的支持。

庞统道:“是时候了,公子发号司令吧,趁城头混乱,先杀许贡与山越,打西部都尉的旗号,届时周喁以为是援军到,必然奋勇配合我们对付许贡跟山越。

等消灭了许贡跟山越,我们以经进城并控制了城池,在对周喁下手,那样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哈哈,军师好计策。”孙权大喜,旋即对手下将领道:“出击,按军师说的做,此战我们要将许贡跟山越、周喁一举消灭,一战定会稽!”

“是公子!”孙权的这些手下们也是个个激动,一战成名,一战功成,他们要立大功了。

很快孙权的这七千人马悄悄摸了过去,挨到近了立即冲锋杀向许贡。

不过有一点麻烦的是,山阴与会稽山中间隔了一个境若湖,虽然孙权的人马绕湖寻到了浅些的地方过河,但是时间与反应速度上还是有所延误。

未见城的许贡很快发现了杀来的孙权大军,双眼简直看呆了。

“该死!周喁的援军来了。”

此时攻城多时,将士大都疲惫,面对生力军的敌军,能不能挡得住,许贡未做太多思考,下了一道自救的命令。

“撤兵,向北撤出战场。”

索性此时他的部将还未深入山阴城,只有少数部队杀了进去,大部在外面。

许贡知道一但入城的山越根本不受控制,面对两面夹击,必会四散而逃出城,绝对没有了攻城的那股狠劲。

在加上他有心消耗掉严舆,所以干脆撤兵不与交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