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主公,修了桥,这不就是一条路了吗。”程昱严肃的脸上微微浮出一丝憨厚的笑。

他这条路几乎贯穿了整个乐浪郡,将沿海各城与郡内的内陆城池都连通了起来,甚至直接到达了州府,工程确实是巨大,消耗的财力与物力人力都不少。

“仲德呀!你这多修几栋桥,是不是铁路要一直南下,直接穿过黄海郡,绕大弯连到络东郡去。”毛玠接过计划书匆匆撇了一眼后面的参数与里程数,嘴都不自然的抽了。

正如许定说的一样,这工程浩大,不知道要消耗多少钢材。

他当然不太乐意,好不容易攒点家底,不能让他们败家败掉了。

程昱道:“放心孝先,黄海郡的铁路暂时没打算建,十年之内我不会在提议动土修平州的铁路了。”

虽然黄海郡是最早纳入放壹治下的,而且也得到了大力的支持发展,但是当天桥出现之后,乐浪郡的发展才是最快的,人口与经济的扩展最快,民生最先走在平州四郡的前面。

毕竟乐浪郡的底子在那里,民众大部分都算是本土,恢复起来最快。

所以现在乐浪是平州的主要经济区,对道路的优化升级更迫切一点。

“十年!”毛玠心里快速的打着算盘,计算着这笔投入带来的效益。

许定道:“孝先不用算了,批给仲德,这条铁路可以筹备修建,不过要纳进三年计划五年规划里面,不可能给你修得太快,需要时间,技术人员只能有限的配给,而且还需要你培养一些山地架桥修铁路的技术骨干。”

“呃!主公你这条件真多,不过我选择接受!”只要批复就好了,困难是可以克服的,只要有资金还有铁轨充足,即使给的技术人员少,程昱相信只要勤劳辛苦一些,总能干出一翻事业。

“好吧,既然主公说了,那这条铁路可以建,未来可以从增城连接到辽东,先从乐浪郡积累丘陵铁路建设经验确实有必要。”既然是三年计划五年规划,那毛玠到是没有异议,资金不用一下子投入进去,可以缓解财政压力。

而且这对以后辽东连接平州,辽东向北扩展,将铁路向汉东都护府发展是一个技术积累。

对于汉东都护府那样庞大的地域来说,铁路才是它的主流,才是未来支撑汉东都护府发展的主要动脉。

从这一点来说,毛玠是看得清了,所以痛快的答应了。

“那主公,我们青州的铁路也应该继续往西修,加长新增分支。”

“主公,我们泰山郡也可以修条铁路,最好是经过琅琊郡,连到北海国。”

见沮授、审配二人站起来也说要修铁路,许定用手示意二坐下道:“青州西部河流过于密集了,对于铁路桥的驾设有很大的困难,至于泰山郡,全郡的地理条件有些特殊,涉及桥隧技术,暂时也不好建设,等以后技术成熟,攻克了那些架设难关在建设不迟。

现阶段主要还是完善辽东的铁路,以及通向幽州的铁路为主,你们好好完善硬化路就行了。”

沮授、审配不由的有些遗憾,不过许定说的这些也是实情。

青州与泰山的铁路目前就东部适合大规模的投建。

而乐浪郡属平州,平州现在属于大后方腹地了,建设好发展提上来,有利于未来的整体协调跟反哺。

“刚才两事件都是涉及路的,接下来谈点其这方面吧!”许定道:“我起个开头,我们的新币现在总算是铺开到全国了,不过接下来我们的货币可能会有新的改革,未来将以银为本位,铜会失去作为支付的基本单位,不在当钱使用。”

不在用铜当货币单位,改用银为货币常用单位。

众人一下子议论起来。

这方面他们也不太懂呀,只知道用了几百年都是铜当钱用。

铜就是钱,钱就是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