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貂蝉!辛苦你了!”

玩果山上到处是好玩的,许定与貂蝉一人带着两娃很快就出府,开始在山上转悠。

“夫君没事,我其实并不辛苦,许华、许夏、许婳都很乖巧懂事,不用怎么操心,而且有时玲珑姐姐还有大乔妹妹,小乔妹妹、络妹妹都会分着管管照顾他们。”

貂蝉说的是实话,许定的后宅女子不少,而且个顶个的懂事,都是真心敬仰许定,从心里发自肺腑的喜欢许定的。

虽说蔡文姬经常因为工作原因不怎么管事。但是有着极高政治天赋的卞玲珑打理得井井有条,整个后宅相当和谐。

所以貂蝉只有玩的时候才会带着许华、许夏、许婳他们。

平常的功课都是卞玲珑在盯着。

“嗯!辛苦你们所有人了。”许定由衷的感慨一声,然后问向许夏道:“夏儿,你娘亲呢?”

“回爹爹!娘亲跟几位姨娘都上山了,说是爹爹快回来了,要采摘些新鲜的果蔬,挖些爹爹爱吃的东西回来,给爹爹做点丰盛的佳肴。”许夏口齿清晰的回道。

小小年纪,回话以经很利索了。

许定微微一笑道:“好呀!既然你娘她们都在山上,走,我们去找她们,等下回来的时候,你们记得帮着提点东西,为你们的娘亲跟姨娘们分担一些压力。”

许华、许夏双双回道:“是爹爹!”

许婳美瞳一转,拍了拍许定的肩膀道:“爹爹!我也要跟哥哥一样分胆姨娘们的压力,我要下去,不能爹爹添麻烦,爹爹打仗好辛苦,好累的。”

“哈哈哈!我家的大丫头会疼爹爹了,嗯不错,长大了,爹爹很高兴。”许定欣慰又感动的大笑道:

“放心我家婳儿不重,你爹爹可是天下第一,不会累的,有我家婳儿的话,爹爹打什么仗都不会辛苦的。”

“真的吗?爹爹你真厉害,哥哥他们练几个时辰的马桩都说好累的呢。”许婳眨着小睫毛,拍手称赞道。

许华、许夏:“……”

“哈哈哈哈!”许定被逗乐了,一旁的貂蝉看看许华,又看看许夏也是抿嘴偷笑。

马桩是这么好站的吗?

小幽幽听不懂啥意思,也讲不出来,呀呀呀的跟着许婳拍手掌,差点将许定的脸给扇了。

许定双臂一抖,直接将二女举高高,然后唱道:“走宝贝们,爹爹带你们去巡山……!”

不一会儿,山间便传出男中音:‘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我要摘下最美的花儿、献给我的小公举……大王叫我来巡、抓个和尚做晚餐……’的歌声。

在过了一会,一阵阵幼童的附唱声也一声比一声嘹亮。

“看来是夫君回来了!”

听到山下传出别具一格的歌声,卞玲珑神色一动喜道。

大小乔与甄宓同样是兴奋,不过脸上都微微羞红了一下,只道了一声看来是许大哥。

…………

扬州吴郡,郡府吴县!

名义上挂靠在东莱名下的太守许贡,此时正在厅内来回度步。

眼下有一庄大买卖可做,又到了他捡漏的时候了。

孙坚的孙氏集团经过一年的辛苦攻坚,终于拔掉了陆康这颗碍脚的臭石头,将庐江郡收下。

当然为此他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长沙郡被刘表给偷袭,夺了过去。

本来孙坚是想放弃庐江先夺回长沙,甚至干掉黄祖,索性拿下江夏郡的。

但是一个人的到来,让他改变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