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许定还是一如既往的让愿意接受他管制的乌桓人迁移到辽西石子城来报道。

守时不侯,没来的一律当成敌人围剿了。

蹋顿等人忙带着部族赶着牛羊车马纷至而来。

很快石子城一带就扎满了白色的帐篷,满山遍野的全是白色的羊群,黄色的牛群,五彩的马队。

“乌桓蹋顿、寇娄敦、难楼、沙末汗、普庐拜见侯爷!”蹋顿、寇娄敦、难楼、沙末汗、普庐等五王带着亲卫前来觐见许定。

许定站在城上,看着城下的五人道:“进城吧!你们能来本侯很欣慰,因为你们做出了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你们会因此骄傲的!”

五人相视一眼,然后纷纷唱诺道:“多谢侯爷接纳,我等定为侯爷驱前马后,鞠躬尽瘁!”

五人嘴上虽然说得好听,不过却忐忑不已,进城的时候还是小心翼翼,生怕被汉军乱箭射死,从而终结他们的时代。

好在许定心情不错,也没有为难他们,更没有做出不可言喻的荒唐之事。

换了是公孙瓒,打死他们也不敢进城。

五人上到城来又是一翻见礼,挨个自我介绍,殷勤不已。

许定道:“蹋顿我听说你在乌桓各部很得人心,有大志,欲一统乌桓各部,是乌桓的英雄。”

许定笑吟吟的盯着蹋顿,蹋顿此人长得极为雄壮威武,到也是称得上一表人才,有上位者的气质,到是衬得上与他正统乌桓王族的身份。

蹋顿后背直冒冷汗,不知道许定是什么意思,遂只敢说道:“侯爷我乌桓各部都想一统乌桓,不过我等都是小打小闹,成不了大气侯,统一了各部才好向大汉效劳,为大汉做事,要说英雄,侯爷才是我们的英雄,是我们膜拜顶礼的方向。”

“哈哈哈,你这话怕是不尽详实吧!”许定慧眼如炬,死死盯着蹋顿,贪至王说一些溜须马屁之言他还受用,野心勃勃的蹋顿,这话就有很大水分,言不由衷了。

“下臣不敢,下臣是真的对侯爷敬佩不凡,从不敢造次,还请侯爷明查!”蹋顿连忙跪了下去,姿态要多低有多低。

许定注视良久,最后淡然一笑,收回了目光,然后看向城外道:“好了,本侯暂且相信你了,不过以后还要看你们的表现,是真是假用行动来证明。”

“是侯爷!”蹋顿有种全身从水里捞出来的感觉,被许定的盯着总是让人惴惴不安提心吊胆。

“知道本侯叫你们过来为什么吗?”许定突然问道。

寇娄敦、难楼、沙末汗、普庐心中一紧,然后齐齐望向蹋顿。

蹋顿往前一小步躬身回道:“侯爷欲整合我乌桓各部,对付公孙瓒!”

许定现在一统辽东与辽东属国,按节奏,他接下来要统一幽州,将幽州最大的诸侯公孙瓒干掉了。

许定笑道:“错了,我从没有想过要整合你们乌桓各部,因为你们不需要整合,在本侯的眼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乌桓各王谁不服就杀谁。

至于公孙瓒才从来就不是我的目标,你们不妨将眼光放得更长,将目标看得更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