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主公!辽东方面有大情况!”

回到威远岛处理了倒卖军械之事,许定又去了黄月英那里,看看了她最近的改良的武器,刚刚回来,郭嘉便跑来将最近发生的事情禀报上来。

许定没有接文件,只问道:“可是公孙度那么闹事了。”

郭嘉道:“是的主公,公孙度此番联合了辽西、辽东的乌桓还有东部鲜卑,辽东鲜卑,以及扶余,三国五部以经向我辽东郡、炫兔郡,汉东都护府压来,不日便会生战事。”

“三国五部,有意思了!”许定坐下,示意郭嘉也坐下,然后问道:“公孙瓒参与了没有!”

郭嘉道:“公孙瓒没有派兵参与,他现在与刘虞打得激烈,幽州自顾不瑕,不过今年年未应该能解决刘虞了。”

“很好,公孙瓒没有参与这就行了,发兵吧,各部调往辽东,这一次彻底解决公孙度,顺带灭了乌桓跟扶余,至于鲜卑……断货,掐断他们所有在大汉的渠道。”

公孙瓒没参于这就好打了,许定一声令下,青州、平州立即进入战备状态。

战争机器开启,各部兵马船只,源源不断的调配到辽东等地。

就连远在倭岛的新倭军也装船起运。

因为这一次的塞外两族参与其中,许定也不得不亲征北上。

辽东之地,他也没有去过,正好趁机视查一看辽东、炫兔之地的情况。

战船浩浩荡荡乘风破浪。

因为地理条件的原因,在加上各自实力的情况,此番来犯,三国五部分别针对的进攻之地有所不同。

南线,公孙度与乌桓为一路进犯之地是靠近辽东的险渎城。

中钱,以鲜卑为主,主要从大辽水一线的山脉越境攻打高显城。

北线,以扶余国为主,南下辽山城一带进犯汉东都护府辖区。

分兵进攻,各干各的,又互相配合,非常符合三国五部之间的特点。

收起了地图,许定道:“水军战船,直接给我进小凌河,攻打徒河城,掐断公孙度的后路,阻隔其与辽西还有公孙赞的联系。”

“是主公!”鲁肃与田宇领命接下了任务。

鲁肃负责水军,田宇负责陆上战事攻城,二人本就在徐州配合过,此番负责断公孙度后路,自是没有二话。

进了辽东湾之后,二人架着战船往西北方而去,许定等人继续朝东北方位航行,从辽河口进入辽河,然后使进大辽水。

来到辽河口,从上流使出一艘船,这是一艘战船,船上的的人知道许定等人到了,立即过来送上好消息。

“主公,我军在险渎城凭借地利优势与公孙度还有乌桓人大战三日,以击退公孙度与乌桓了,此时子义将军领兵沿途追击,以杀向了辽东属国,我等本是准备水路夹攻昌黎配合子义将军部反攻辽东属国,既然主公来了,那我等便不用前往了。”

“哦!这么说南线战事反转了,我们都不需要去大辽河了。”许定想了想道:“改道往北,进渝水,攻打昌黎城。”

战船转舵往北而去,很快进入渝水,逆流而上,直袭昌黎城。

此时公孙度与乌桓各部在河东岸的扶黎城与太史慈等人对峙。

公孙度仗着人马多还有乌桓骑兵掩护,牢牢控制着此城。

太史慈的兵马不多,但是足够精锐,两军相持不下,斗得旗鼓相当。

不过听说许定的战船来了,公孙度部慌了。

但是公孙度并没有弃城而逃,依旧死守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