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该死!怎么会这样!”

狗古智卑狗在倭人大军的后面,看着前面正冲锋得好好的部队突然被打空,死伤一片一片的,着实有些吃惊。

汉人的武器如此厉害,心中还在庆幸自己降由民夫抽调上来的壮丁兵给放在前面,真正的狗奴国精锐留在后面督战。

为的就是用这些不重要的民夫来消耗汉军,达到战术目的。

结果汉军的武器瞬间将他的计划给打散了。

民夫组成的兵丁压根近不到汉军的身,就被射杀得差不多了,更让他们意外的是,汉军的近战能力,区区六千的汉军分成两组进行反击。

一个正面,一个侧翼。

偏偏还让他们撕裂了大军绞杀进来了。

随着典韦与李进的推进,整个倭人大军直接崩盘了。

倭人拼起命来是委疯狂,在贵族的逼迫下他们是可以不要命的往前冲,但是遇上更魔鬼一些的汉军却生出更多的胆怯与害怕跟恐惧,纷纷向两侧溃逃。

狗古智卑狗手下精锐不断督战斩杀试图逃跑的倭人,但是却无力回天。

因为恐惧以经产生,以经蔓延开来,在溃兵的冲击下,狗古智卑狗的精锐也被冲散。

这是他最为恼火的。

狗古智卑狗亲手斩杀了几个逃跑的倭人,奈何阻挡不了溃势,这时李进带着最为勇猛的讲武堂学员像尖刀一样直冲他这里而来。

倭的人旗帜不多,狗古智卑狗这里大旗最为密集,李进不用多猜也知道这是倭人的指挥中心,所以带着黄叙、关平、张苞等人直接来杀了过来。

李进的武艺自不用多说,在加上一众小将们杀得兴起,那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区区倭人哪里是敌手,很快拦截的倭人尽被斩于刃下。

“大人快走,挡不住了!”

看到李进等人悍勇无敌的杀来,一众狗奴国的只觉得肝颤。

狗古智卑狗此时也后悔不已,早知道自己就不这么玩了。

这群改死的奴隶,关键时刻就是靠不住。

狗古智卑狗也是极为惜命的,哪里还会停留,转身骑着小矮马就往城内跑。

只是跑到城下,城门却经闭不开,任他的手下怎么叫唤城门也没有打开。

狗古智卑狗怒吼道:“八嘎,还不开城门,通通杀光你们!”

“大人抱歉,汉军跟在你们身后,请你们往南山方向撤,此时开城门汉人会杀进来的。”城上的守将怯生生的回道。

显然狗古智卑狗在狗奴国积威日久,狗奴国上下对他还是有些惧怕。

“混蛋你竟敢让我往南撤,来人将他给我杀人,立即开城门,否则我将你们的家人通通诛灭。”狗古智卑狗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

要是换了以前,他的话还能算数,只是现在他战败了,四万大军被汉人给击溃了,威望一下子跌落下去,他的威胁之语可行情就低了很多。

况且城内的狗奴国国王卑弥弓呼握着剑柄上到城墙上,府身说道:“将士们往南山跑,跑快一些,王城太狭窄了,容不下大家,快点跑,在晚就来不急了。”

说完卑弥弓呼看向狗古智卑狗露出一个你懂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