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司马懿道:“学院环境幽静,布局宏大,建筑颇多,且都有规章,是一个能致学成才之地。”

诸葛瑾点点头,然后说道:“知道为什么幽静吗?因为学长学弟们都下乡劳作去了。”

“下乡劳作,这是为何,学子们不都是世家子弟,不都是贵人怎可去做那些粗鄙之事。”学子要么是身份高贵的世家,要么也是勋贵子弟,怎么能去田地里干活,司马懿惊奇不已。

难怪一路走来,没看到多少学子,原来都不在呀。

诸葛瑾笑道:“你这话最好不要让法主任听到,不然非抽你不可,我们学院教授的是万物之道,诸子百家,各有涉猎,不分轻重,只凭喜好,注重全面发展,文武皆备。

可不是太学那些腐儒旧习,更不是私学寡授,这里的学子如果四脚不勤、五谷不分、经法不通,那是不能毕业的,更不会被推荐出去担任地方官职的。

每年农忙之季,全都要下乡劳作,体验百姓民风的同时,也是获取贡献积分的一种途径,没有积分是不能进图书馆二层跟三层的,只能老老实实看第一层的书籍。”

司马懿的呼吸都变得沉重了。

诸葛瑾的话信息量更大。

没想到东莱学院如此与众不同,教授的东西如此之杂,什么都可以教,什么都可以学。

读书人竟然要下地里干活,从学生开始就要体察民情,注重实践。

要通法家,要明经义,不学个百事通,不能当官。

这要求太苛刻了吧,有几个能成才的。

更苛刻的是,明明有图书馆这个大宝库,尽然分级阅读,没积分不能去二楼跟三楼。

想来上面的书更为珍贵孤寡吧。

这一下掐断了司马懿一览群书的念头。

不对!诸葛瑾说,没积分只能老老实实的在一楼看书,那么……司马懿仿佛又看到了一道希望之光闪过,忙道:“子瑜兄,你说没积分只能在一楼待着,那如何进图书馆,我想进去看看。”

诸葛瑾笑道:“仲达,你想进去简单,先弄一张身份牌,有身份牌方可在一楼观书。”

“身份牌,这个要如保获取?”司马懿问道。

诸葛瑾道:“第一:落户东莱,或者是在君侯治下四地的任何一个郡、县、乡、亭、村都行;第二:拿孤本典籍来换,我们可以特批临时身份牌,允许进来一次;第三:为东莱,或者是君侯治下四地立有功勋,不管是文的武的农业商业,或是其它方面的贡献,也可以获取身份牌,视功劳大小,可相应获取进来次数。”

说完诸葛瑾非常友好的从桌子的另一个抽屉拉拿出一份小册子,然后递给司马懿。

“来仲达,好好看看这个,这是最新的获取身份牌方式跟积分办法,你可以拿去研究一下,我很期待你弄到身份牌跟积分,加油!你能行的。”

诸葛瑾向司马懿做了一个鼓励的握拳手势,这是许定发明的,只有东莱学子才会。

司马懿看着茫然一片,接着册子,打开一看,满头黑线。

司马懿一目十行,阅读能力极快,看完只觉得一字冒出来——坑!

东莱并不像传说的这么简单呀!

这里的规矩更多,但是各方面管理得更加合理与顺畅。

将册子收入袖口,司马懿未走,而是继续问道:“子瑜,我能问一下,你为何如此年轻就能管理这里,难道你也拜了威海侯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