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周瑜眼珠子转到眼角,祈求的看向孙策。

孙策秒懂忙道:“叔父,公瑾的伤口一直在流血,还是先止血吧,不然失血过多会昏迷的。”

孙策也心急呀,明显许定是看出了周瑜的小计策,这一回合他们又败了。

“咦!伯符懂得真多,竟然还知道失色过多会昏迷,不过放心,年轻人多流点血有好处,可以增加抵抗力,我记得西方的有一种放血疗法,不管是头疼脑热,还是疑难杂症,只要放血就能治好。”许定一本正经的回忆起来,让孙坚都狐疑不定了。

西夷的这个妖邪法门如此厉害。

孙策跟周瑜却快要哭了。

我们不要放血,在放人就要死了。

很快子骧就拿来了止血治疗的工具箱。

其实许定的军中每一个都都尉下面都配有至少三名医者的,随许定出来的这支数百人的卫队也同样有一个医者,自然有医用应急药品跟工具。

当然许定开玩笑的消毒酒精没有真的使用,周瑜这伤口就是一个小指洞而以,用纱棉清理了一下伤口,然后倒下白色的治血药粉,在给他贴上治血纱布,很简单的工序。

“多谢君侯!”周瑜有点小意外,许定这治疗之法并没有想像中的痛苦与不堪,许定做得极为认真,没有胡来。

这家伙刚才就是吓唬自己来着,他的人品还是依旧不改,是仁人君子。

周瑜是又恨又敬佩。

说真的他对许定的感观很复杂。

见许定没有折磨周瑜,孙策大舒了一口气。

许定霸道归霸道,但绝对不龌蹉,这人品没得说,到是真男人是个英杰。

虽然他不服,但是却也是他想超越的目标。

“伯康这医治的手法极为老道熟练,怕是没少用过吧。”孙坚此时在傻也知道两个小兔崽子的打算,不免有些温怒。

许定如此坦诚之人,你周瑜想走,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就行了。

儿子也是,想救周瑜,直接跟他提,他能不向许定求个情吗?

非要搞这些虚头巴脑的,非要整得复杂才好,这下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弄得他都里外不是人了。

“让文台见笑了,我自当了东莱太守,对外征战平匪灭夷无数,将士们多有伤残,我们这些为将为帅的不体恤一下他们,还有谁能关心怜爱他们,治伤包扎不过是小事,我到是希望我这一手手艺无用武之地才好。”许定叹息着的说道,然的丢下孙策跟周瑜不在理会二人。

孙坚死瞪了一眼孙策,跟着许定出去,二人又聊起来天下局势。

自己说过的慌,含着泪也要承受后果,孙策与周瑜只好前往舒县。

刚好跟着许定的队伍一起出发。

至于乔公一家,许定让典韦等人送往龙舒城与周泰等人汇合,走水路出庐江。

路上,许定打着探望的名义靠近周瑜,这让周瑜与孙策二人有点紧张。

许定笑道:“别紧张,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过来呢只是想跟你们这些年轻小辈聊聊天,送一场造化给你们。”

周瑜与孙策狐疑不定!

你会这么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