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法正道:“师父在那里待这么久,我跟贞儿的婚事会不会耽搁!”

法正的这个贞儿指的是麋贞。

“呵!你还想着这好事呀,实话告诉你吧,麋贞十六岁之前你都别想碰她,我马上就立法,女子十六之前不准嫁人,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陪旺财耍吧。”许定嘿嘿笑道。

看你还犯不犯法,什么时候回来不好,这下贞姬那丫头应该满意了吧。

法正听完正接斯巴达了。

女子十六之前不准嫁人!

师父你要不要这么黑。

你当圣人,非要十六之后才娶师母们,但是我想当正常人呀。

“怎么,你有意见!”许定双眼一瞪,眉毛一挺。

法正忙道:“不敢,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好生过去,去了之后带着旺财弄支老虎大队出来,我听说汉东都护府那一带老虎挺多的,等你见到了旺财你就知道它现在有多特别了。”许定安慰一句,然后挥挥手打发了法正。

“弟子告退!”旺财早就玩腻了,它还能有什么特别的,法正心里嘀咕一声,施礼告退,不过待要退出大厅之时,想起一事忙道:

“师父,此番在徐州,不光我结识了麋家三小姐,田子轩也结识了一个叫甘梅的沛国人,听说这甘梅肤白如玉,貌美如花,田子轩见她逃难过来,见色……”

“等等!你说子轩勾搭上谁了?”许定微微错愕。

甘梅!

没记借的话,刘备的一个老婆就是叫甘梅吗?

就是演义里投井自杀,以死相逼赵云带走啊斗的甘夫人。

法正微微翘了翘嘴角道:“师父,那女子唤甘梅,乃小沛人氏。”

果然是小沛的甘梅。

可以呀,你们两个小子,一个勾搭走了麋贞,一个抢了甘梅。

“嗯!知道了,子轩的年龄也不小了,他们的婚事我会尽快安排的,你安心去汉东都护府吧,他们的婚礼你就寄份礼意思意思,人就不用回来了,”许定看到法正那一抹幸灾乐祸的表情故意说道。

我!

法正真的快哭了。

师父!师父!不能这么玩!

晚上蔡邕如约而至,二人单独的喝酒聊了聊。

开始蔡邕还有点反对,毕竟贞姬是他的女儿,怎么安排,许配给谁由他说了算。

不过最后许定耐心的讲解了一下原因,以及对羊家的态度,蔡邕表示会回去谨慎考虑。

翌日!许定找来满宠跟法衍,表示立法限制女子成婚年龄。

二人起先有些不解,待许定详细阐明道理之后,二人也表示理解,最后赞成了此事。

数日后羊衜至,见过孔融跟蔡邕,见识了东莱学院,待了几天,便离去了。

其间蔡邕没有主动提及蔡贞姬的婚事。

羊衜原本带着兴致而来,最后败兴而回。

见老仗人最终还是听了他的劝谏,许定很兴高。

和平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时间步入夏季,大汉各地的战事基本上都消停下来,忙着耕作备粮。

同时许定拿到传国玉玺的风波也越来越大,各种谣言与不利他的消息开始变多。

就在这个时候,各大州郡突然兴起了一股报纸热。

各郡县都收到了不下千份的报纸。

“送报送报!威海侯花巨资打造报馆,刊印报纸,愿意免费发放给大汉百姓,报纸上详细记录了半岛战事经过与结果,看看我大汉好儿郎是如何平灭四夷,粉碎袁家勾结蛮夷祸害大汉国境的……”

各州郡在统一的时间,将悄悄运至的报纸,发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