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众人散去,孔融又继续到了三杯,喝得那叫一个痛快,见所有人都离去了,孔融这才长叹一声道:

“伯康人心不古呀,这个世道变了……你可知道,董卓挟持陛下对天下诸侯大肆分王,乱国祸政,国之不国,汉之不汉。”

这事许定自然是知道,虽然董卓做得很隐秘,各种封王诏书都悄悄的送往所有诸侯那里。

要让天下人杀他,谁杀了他谁就可以当皇帝。

许定在长安有一明一暗两个消息渠道,自然是第一时间获取了。

对此他只是莞尔一笑。

现在看来孔融也收到了这种诏书。

孔融接着从怀里掏出一份新诏。

“这是董卓差人送来的,他让陛下封我做了胶东王,这是想陷我于不义,也想至我于死地呀!”说到这里孔融咬牙切齿。

对一个并不想争霸天下的人来说,这新诏无疑是一道催命符。

他孔融的北海离着许定最近。

最先受到威胁的就是他。

让他打许定,他肯定是打不过。

不打,保持现状,又会成为别人的眼中盯,其它想打许定,第一个也是要除掉他孔融,才好有地盘接触许定,进攻东莱。

所以思来想后,孔融最终做出了今天这个大胆的决定。

前面说了,孔融真正的治理能力其实是不强的,思想高度大于实际的行政能力。

往高点说,他是属于学者,哲学家那类的高智商的教授。

往低点说,他就是网络上所谓的专家或是大V。

“嗯!文举的心思我明白了,董卓此计甚是奸恶。”许定痛斥了一番董卓,接着安慰孔融道:

“文举兄,不知道接下来你可有什么打算。”

孔融摇摇头道:“还未有打算,朝廷被董卓霸占控制,各州郡也是乌烟瘴气,一个个没安好心,天下之大也不知道去往何处。”

许定道:“既然文举暂时不知道往何处去,可愿去东莱看看,尤其是我们的东莱学院,康成先生跟伯喈先生、季谋先生可是对你甚是想念。”

“哦去东莱……听说你的东莱治理得不错,是应该去瞧瞧,听说你还弄出一个图书馆,藏了大量的典籍,早有耳闻,到是一外好去处。”孔融一下子来了精神,搞文化方面他是强项呀。

博闻强记,这是他从小的拿手绝活,跟郑玄、蔡邕等人坐而论道,想一想到也是一件美妙之事。

许定道:“如蒙不弃,我到是想请文举担任我们东莱学院的礼科教授,礼学要义与典籍我们缺少严重,要是有文举在,我想能补全不少。”

“哈哈哈,好!这个我擅长,搞礼制,定礼法于纸本,你算是找对人了。”孔家是干什么,就是搞复古礼法的。

这是从孔子开始就遗传的基因,孔家津津乐道,乐此不疲的事,属于家传绝活。

这是孔融的专业,他是没有拒绝的道理,自然一口应下,生怕别人抢这一块。

因为接下了北海国,所以许定也不能急着返回东莱,刚刚接手的十万黄巾也没有必要往东莱跟半岛迁移了。

这些年的战乱,对北海的影响也极大。

北海国是地广人稀的大郡。

土地面积是青州最大的,然而人口却是最少的。

黄巾乱起之前不足二十万。

接着管亥等人起兵的时候,又被许定收走了数万。

虽然许褚当太守,北海托管在东莱治下的时候因为稳定人口又恢复了过来。

但是接着东莱军撤走,许褚下岗,北海就受到了重大的波及。

等孔融上任的时候,整个郡只有十万左右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