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公孙瓒摇摇道:“虽然不想承认你的武艺是大汉最强的,不过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现在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我想杀你难,你趁机挟持于我反而容易。

所以我根本不想杀你,因为你救过我一命,我拦下你只是想提醒你一下,顺道将你我二人之间的恩情了了。”这是公孙瓒心里的一个结。

作为一个自命不凡的英雄,他很大乎。

欠人东西,会很不自在的。

“那现在了了,你自在了。”许定笑道,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向公孙瓒致意:

“你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我大汉的真豪杰!”

公孙瓒举杯同样致意,他知道天下间能得许定这样的评介大概没有几个,他也算聊以慰藉了。

整个人虽有醉意却更加意气风发。

以后的公孙瓒将更加辉煌,更加坦荡与一往无前,没有什么在能阻止他。

差不多了,许定明白了公孙瓒的用意,然后站起来,便要离去,这时公孙瓒道:“渤海郡现在名义上是我的了,威海侯不如随我一起入郡,你的战船可以到渤海靠岸,将护送的人接走。”

许定回身,看向公孙瓒:“你的条件是什么?”

“在你我没有直接开战之前,不准先袭扰登陆渤海沿岸,包括幽州的辽东。”公孙瓒目光灼灼。

公孙瓒不是笨蛋,他能从一个公孙家的庶子爬上现在的位置,不光有着勇武,还有着不俗的智慧。

莽夫不一定就是蠢蛋。

许定要发展,日后必取青州。

他公孙瓒也不止止步在冀州的这两个郡,他更想吃掉整个冀州,统一北方,号令三州。

这样发展下去,日后与许定必有争夺。

许定的水军不光对袁绍是一种威慑,对公孙瓒同样是一种威胁。

所以他要与许定来一个君子协定。

在他没有定鼎北方之前,不准备偷袭他,更不能用水军直插他的要害。

“如你所愿!”许定点头同意了,不过接下来的话却让稍加得意的公孙瓒面色一拧,心里一颤。

“不过,我可能要说声抱歉,在你获得渤海郡之前,我的水军已经袭击了渤海郡,现在估计快打到南皮了,你要是去接收得快些,完整的府城还是你的。”

说完许定潇洒的走了,留下错愕凌乱的公孙瓒傻立在那里。

良久里面传出一声:“买糕的袁本初……”

很快许定出城,徐晃等人见到许定安全出来,提心吊胆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主公那公孙瓒没有为难你?”

徐晃等人都觉得这是一场鸿门宴,公孙瓒这个时候请许定进城,肯定没安好心。

许定微微一笑道:“没事,公孙瓒是豪杰,挺讲规矩的,好酒好菜招待了我,走吧回去!”

众人纳闷,看许定说得风清云谈,好像没当一回事呀。

返回大队,许定便将袁绍欲伏击自己的事道了出来,当然也讲了公孙瓒还人情的事。

众人这才了然,对公孙瓒也有新的了解,没想到他还是有点优点。

“对了,袁绍的人在修县等着伏击我呢,你们谁有兴趣去逛一下,给他们安慰安慰!”许定问道。

赵云与徐晃都道:“主人,我愿往!”

“呃……那就一起去吧,玩累了早点回东莱!”两个都想出去野,眼下与公孙瓒有了协定,许定也不怕公孙瓒耍赖,于是直接将两人都放了出去。

不过走之前,悄声在二人耳边嘱咐了几句。

赵云与徐晃相视一笑,领命而去。

乐成与南皮这两个府城之间的距离极近,中间就隔了两条河,一条漳水,一条叫绛水。

等公孙瓒带着骑兵来到南皮,果然城池早以被攻陷,袁绍的人逃之夭夭了,渤海府城落里了东莱军的手里。

公孙瓒想讨要过来,守城的将领是徐武,这一次乘船来袭渤海主要是他跟关羽的部队。

袁绍的渤海本就没啥像样的部队,还都被他拉去魏郡威胁韩馥了。

在加上埋伏许定从修县过境又被许攸抽手了各县的县兵民壮,所以这个时候的渤海是历史最虚弱的时刻。

东莱军登陆,一路杀过来,简直不要太轻松。

看着城下的公孙瓒,徐武只回道:“抱歉公孙将军,城池是我们打下来的,你想拿去,那就攻城吧!”

公孙瓒那叫一个气,渤海是他刚跟袁绍换过来的呀,结果被许定的人提前抢先登陆了,不过为了拿回来,他只好放缓了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