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七十三章战西凉骑兵

“吁!”

二千的西凉骑兵突然停了下来。

看着挡在前面的二百步卒,领头的西凉将乃是董卓挥下李傕,只见他催马走上前几步道:

“你们是何人?竟然敢杀我挥下士兵,你们想造反不成,速速跪地投降,叫声大爷来听,我一高兴兴许可以放你一马。”

看得出来,对面的步卒都是官军,不然队伍不会这么整齐,更不会有这么精良的武器。

李傕到是没有贸然进攻。

因为逃回去的人说过,这支队伍差不多有二千左右,现在只看到二百,其中必定有诈。

张飞冷哼一声道:“瞎了你的狗眼不会自己看吗?我到想问问你们是哪里来的畜生,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劫掠村寨,是哪个混搭王八羔子给你们的胆子。”

张飞这翻话,可谓是火药味十足,任是谁听了也要发飙。

更河况是来报仇的西凉兵,更是气得火冒三丈。

“好胆,希望等下你的脖子也像你的嘴一样又臭又硬。”李傕怒目金刚,催马挥刀砍向张飞。

张飞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单打独斗正合他意。

怕就怕对面的骑兵像傻子一样直接冲杀过来,那他的这点人未必能扛下对方。

“锵!”

二人武器相撞,刀矛相交,迸射出一抹火星。

只一个交手,李傕顿时惊骇无比,因为巨大的震荡之力,让他的虎口隐陷生疼,双臂一麻。

眼前这人是谁,为何如此大的力道。

不待他多想,张飞的抡起矛头从上砸来,力量大如蛮牛。

李傕在马上侧身一躲,使刀一挡,勉强夺过一劫,心生侥幸。

此时他以有七八分惧怕,不等张飞在次动手,双腿猛夹座下黑棕色的马儿,调头就跑。

“哼!想跑,留下狗命。”张飞双眼一睁,拍马追刺过去。

不得不说这李傕也算有点小本事,自知不敌,赶紧开溜,而且也想到张飞会追来,忙低头一躲,那矛尖从耳上破风划过。

“救稚然!”

李傕表字稚然,跟他一起来的数个西凉将见他两招便败,吃惊的同时,催马杀了过来。

一左一右一后三人,三人分别使刀、使枪、使剑。

没能刺死李傕,张飞轻咦了一声,暗骂一句好个狡猾的家伙,武艺不强,这保命的本事到是不赖。

这次没能刺死他,张飞还要在施一招,不过这时对面的三个西凉将冲来,张飞只好挥矛与三人交战。

这三人武艺到也不差,左右一击,迫使张飞不能爽快的砍人。

这可惹火了张飞。

没能杀了李傕,难道这随便出来的啊猫啊狗还宰不了。

遂手中力道一加,接下下面那人的一击,然后返手一个袭刺,将这人杀下马去。

他也不看结果,使矛挡下左右二人的武器,抡起来又是一砸。

顿时左边那人抵挡不住也被打下马去。

右边那人猛的一个激灵,催马向侧翼跑了,哪里还敢在跟张飞打下去。

张飞也不追击,驱马转了一圈,将掉下马去的二个西凉将给当场击杀并割去首级。

这才抬头挺胸,目含凶光的盯向李傕。

李傕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同伴,暗叫一声好险!

要不是走得快,要不是二人相救,倒在那里的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