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二十七章收于禁到东莱

“你们是?”男子一脸疑惑,警惕的打量着许定二人。

除人许定看起来像文士儒生,给人以一种舒服的感觉,不过后面那人就长得就有点凶神恶煞,看起来不是好相与之辈了。

“吾乃沛国蕉县许定,现为东莱太守,闻听钜平有一良才,善于兵法,通谋略,武艺高,遂来拜会。”许定回道。

东莱太守?

这么年轻?

于禁有些不敢相信!

不由重新打量起了许定。

许定解释道:“因吾造雪花纸有功,陛下赐名天下第一纸,觉得吾有功于文教,遂让吾担任东莱太守,文则兄勿多虑。”

造出天下第一纸,雪花纸?

于禁不由有些意动。

作为一个爱学之人,早就受够了竹简的苦了。

若是有人真能造出雪花纸,这确实是功德无量,而又让人佩服的事。

遂道:“失礼了,府君里面请!”

进了于禁家,于禁招待许定等人落座,许定跟着坐下去,臧霸则侯在门间,实在是于禁家是小门小户,里面坐的地方不多。

“府君此来是专程为了于某?”于禁有些好奇道:“不知府君是听何人提起于某,于某可不程扬名它处?”

感受到于禁灼灼的目光,许定脸不红的扯道:

“说来可能文则不信,有一日定正白日间午憩,不想梦中突现一仙风道骨的老翁,老翁告曰钜平有吾想要的良才,梦醒后定每每回忆,由如身临其间,始终无法望怀,遂转道从费县西行寻觅文则。”

于禁愕然!

竟然还有这种事。

老翁托梦,见许定一脸认真,不像会说假话,于禁想了想又问:“那么府君对于天下如何看待,对军法之事如何审定?”

“天下即将乱已,民间困苦,如水深火热,肉食者谋,却禁不住贪欲,不知收敛,无人可阻也。”许定一脸感叹,然后接着又道:

“至于军法之事,定以为当以严、以明、以重、以全魂。”

于禁点点头,对于现在的既乱之相,只要还算是明白人都看得出来,便又问:“何以严、以明、以重、以全、以魂?”

“军法当严历不可姑息,明于律己不可不清,重如泰山不可私废,更不可以篇概全,当尽量详实有法可依,最后军者不可无魂,教兵者为何战?为谁战?方能铸魂。”许定侃侃而谈,一一道来,将他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总之就像好世一样,一支部队必须要有铁的纪律,围绕关这一些方面做手。

没有纪律的部队就是游勇散兵,不堪一击。

但是光有纪律还不行,想要练成一支百战之师却还要有军魂。

听完于禁双眸一亮,散发那种久久未寻到知音的异光,身体有丝激动。

“好!府君大人说得太对了,军者正该如此。”

许定道:“文则可愿随我去东莱,我欲练就强军,却苦于没有文则这样的大才。”

“府君有令,安敢不从。”面对许定抛出的橄榄枝,于禁并未多犹豫,当下起身拜道:“主公在上,请受于禁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