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院最顶层的隐秘包间,

作为主持人的威廉,作为选美节目参与制作者的里根,凯瑟琳,黄皮与格瑞普,纳什都聚集在这里。

凯瑟琳坐在一张真皮沙发上,多根触须耷拉在真皮表面,整个人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看着下面即将爆发冲突的两人而止不住笑。

“威廉,你说易先生相当冷血,独断独行,言语也很少……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啊?他似乎在考虑金小姐的状态,想要将她体内的恶性完全剥离。

果然是你将别人体内的阴暗面给吸收了。”

“天生的恶,与后天的恶是不一样的……我虽然的确带走了易先生作为杀手的恶,但他与生俱来的那部分还是存在的。

易先生只是不想所有的一切都按照我的计划来,而且他似乎对于这位刚认识几天的异世界小姐姐有着特殊的想法。

当然,金与我可是曾经在组织间的生死队友,曾经还多次挤在小屋里过夜,那时候易先生与我本为一体,对金自然也有一定的情感,想要拔除她体内的恶也在情理之中。”

听到这里的凯瑟琳面容大变,变得极其恶毒,“这个金怎么不赶紧去死,让易先生直接杀死她好了……咳咳~我在说什么呢。

话说易先生对那位刘小姐有什么特殊想法?一见钟情?”

“不……别把易先生想的这么肤浅,估计与他自身的一些东西有关。好了,让我们认真看戏,别再多说废话了,凯瑟琳。

Mr.易对上三位一体的金,目前整个世界的富江意识都在托举着金,不知道易先生行不行呢。

毕竟纳什这个核心部件可不在身旁。”

“易老大他肯定行的!我只不过是让他有更多时间去思考如何处决而已。”蹲在最前面将整张脸贴在玻璃上的纳什不再是散眼。

“让我们拭目以待咯!”

威廉高举着右手,一个响指打出!

一个微小黑洞被搓了出来,与剧院结合后整个场地瞬间被拓开,剧院的墙体被完全撕破,取而代之的是宇宙深空以及满天星辰,

众人仿佛来到一个未知星球的表面。

舞台上,

金见自己的请求得到回应,也是朝着包间所在的房间深深鞠躬,随后再一次面向易辰。

她展开着双臂,于毛孔间渗出一股股晶莹剔透的特殊脓液,贴合着她的身体来构建铠甲。

这是独属于金的骑士铠甲,

轻盈、贴身与压制。

采用轻薄的金属与特殊皮囊内层所缝合,看上去既有着铠甲的外型也有着贴身衣的感觉,

金色为主色调,并搭配着绘制有红莲与王冠的深红披风,

头盔几乎将金的面容隐去,仅露出那粉嫩的嘴唇。

不过,由于富江概念的注入,当前的铠甲还融合了别的因素,

在那金属护肩部分,原本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现在却多出两颗貌美的女性头颅予以装饰。

为彰显美丽,整个头盔被融掉,肉红长发披散于双肩,红莲胎记与泪痣都泛出隐隐红光。

不但如此,还有着一股邪神的气息从背后逸散而出,好似有无数女子正在背后的山洞间行亲密之事。

通过分娩的形式将一柄乳白色的宝塔长剑送到了金的手中。

神、恶以及人,通过病症为核心实现的「三位一体」,在此刻的金身上完全呈现,毫无违和感。

无论是靡佛那堕入色孽的邪性,还是富江这以雌性、占据、自私、爱慕的特性,或是金自己作为女人对生理层面的需求都通过癌细胞完全黏合在一起,也难怪她在来到这个世界的瞬间就被恶意钦定。

护肩上的头颅装饰,或是吐露着魅意的舌头或是不断分泌着唾液,

提在手中的「白色宝塔」从每层塔楼的窗口间溢出一种腥臭的白色黏液,

金色的富江面具正对着易辰,所发出的雌性声音甚至将后面的刘欣芷都完全勾魂,

“癌宫,高桌骑士.战争,金.阿尔梅达在此向您发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