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浦作为旧世界第一大物流公司,涉及多个源疫区的物资供给。此番路浦宣布停运24小时而且还传出新月升起的传闻,自然引起不少源疫区的注意。</p>

即便最保守的癌宫也有所行动,</p>

统御着整个癌宫的尊主,特此派出一位她身旁的「瘤侍」前去侦查,</p>

这些所谓瘤侍是从骑士团新兵直接选拔出来,特别擅长调查、隐匿以及神速的成员,再经过严格的内部选拔而成为直接服侍尊主的特殊侍从。</p>

他们直接听从于尊主的命令,负责监视包括【尊瘤骑士团】在内的癌宫一切组织,以及外部与癌宫相关的势力,任何情报都会第一时间汇报,效率惊人。</p>

而这一次的事情有些诡异,新月升起在癌宫看来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事情偏偏又牵扯上重要的路浦城市,再结合前段时间公爵的商会在路浦待过,</p>

因此由尊主亲自点名了一位「瘤侍」前去侦查,</p>

此人的「背瘤羽翼」相当奇怪,并不在背部,而是在两侧肩膀。当羽翼展开时,会在肩膀两侧升起两片肉膜。</p>

这两片肉膜除了能提供飞行外,还有一个重要功能便是附着于面部进行「完美易容」,甚至连病症气息都能完全改变,外人根本察觉不到他的癌症本质,因此又被称为癌面者.卡姆斯基。</p>

他伪装成一位普通的赏月者前往路浦,轻松通过初选而进行登月后,本以为比较轻松的任务却在见到【亚特】时全身紧绷,冷汗直流。</p>

原本准备参加演戏的卡姆斯基也是果断放弃,</p>

当前以观众身份坐在剧院第一层第五排的位置,</p>

当然,他也没有接纳混乱改造。只是简单了解了改造的情报而已。但在他看来最重要的还是亚特。</p>

大概在二十年前,</p>

因旧世界的生殖限制,癌宫的总人口也在持续下跌(虽然可通过细胞增殖得到的新的个体,但大多都相对低劣,很难出现人才)。</p>

一直以来以保守为主题的癌宫也开放了政策,主要有二。</p>

第一,开始招揽来自感染世界、患有癌症的优质人类,</p>

第二,对曾经流放在外的恶性肿瘤患者进行一次统计与尝试性召回,</p>

第一项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出现了像金.阿尔梅达这样的特殊人才,甚至连尊主都颇为看重,多次邀请金前往她的寝宫。</p>

但第二个就有问题了,</p>

由于癌症的多样性与不可控性,</p>

癌宫发展至今诞生过大量的恶性肿瘤病者,</p>

大部分都无法控制恶性增殖,出生不久便会化作一滩肆意堆积的烂肉组织而被处决。只有少部分天才能依靠自身遏制住恶性肿瘤的增生,但依旧处于一种随时可能失控的状态。</p>

鉴于癌宫曾经爆发过的大规模恶性增殖事件以及稳定性评估,这部分天才会被流放。</p>

必要时,流放者可以向任何与癌宫有关的组织索取食物或是必要的生活补给,并且也会给他们保留癌者的身份,让他们在旧世界能有一席之地。</p>

这样做也是考虑到某个特殊时刻,这群人可能用得上,也算是癌宫的一批外部战力。</p>

然而,当二十年前癌宫试着召回这群特殊患者时,却发现他们全部失联了,曾经暗中建立的联系全部截断,甚至连尸体都不曾留下。</p>

线索很少,只在少许恶性肿瘤患者的居住地发现了少量的打斗痕迹,大致推测是被杀掉了。</p>

经过长时间的调查,矛头全都指向一个最为特殊的流放者。</p>

【亚特.克莱默】,恐惧马戏团的首席小丑。</p>

癌宫虽没有直接证据,但他们基本可以确定是亚特将所有的恶性肿瘤流放者全杀了,甚至是吸收了,一个不留。</p>

……</p>

当前,癌面者.卡姆斯基正以观众身份看着这处戏剧,试图借助戏剧间呈现的战斗来搜集关于亚特的能力情报。</p>

可随着奶妈被淘汰,剧情来到尾声。</p>

卡姆斯基也是一阵哀叹,“太可惜了!如果始祖原体能以满状态对上亚特,就能得到更多情报。</p>

不过,这场演出呈现出来的‘女人’倒是很有情报价值,非病者,非实体,居然能威胁到始祖原体这种顶尖的银圈。</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