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左克与他的面具</br>

贴有金属标签“羊”的全景全封闭式兽栏外,</br>

威廉与驯兽师贴臂而立,隔着印有血符的玻璃,对着里面的光头羊男指指点点。</br>

一番交流下来,驯兽师也是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恐惧马戏团的主驯兽师,</br>

</br>

威廉也是提前发表他的看法,“前辈难道是利用癫脑针对病者进行‘兽化激活’,这种激活能直接修饰基因,让他们主动表达出野兽特征,且自身也主动接纳这种改变。”</br>

驯兽师左克点了点头,“没错!这便是我“兽化癫脑”所具备的独特能力。</br>

不过,并不是简简单单激活、修改基因这么简单。</br>

在进行思维入侵与改造前,还得进行“选样”,这些动物可不是随随便便找一位病者就能形成的。</br>

例如羊男,</br>

他之前可是一位患有严重肥胖症甚至导致自身雌化,而他本身也是一个十恶不赦,能够带给周边恐惧的十足变态。</br>

是我在一次放假期间意外撞见的,这人还无比崇拜着已然没落的‘羊群’,正好给我的创造提供思路。</br>

我将这类本身就具备一定恶性、恐惧性、变态性的优质病者带回来后,不会第一时间进行大脑感染,而是直接将他们当作牲口进行物理驯化。</br>

一开始都很不听话,甚至有些骨子很硬,想要自杀。当然我不会给他们死亡的机会,直至完成驯化的一刻再进行“大脑兽化”。</br>

勾出他们最原始的兽化本能,再慢慢对一些隐性基因进行激活。</br>

一段时间过后,他们就会自我演变成内心深处的野兽模样,具体形象与他们本身的变态、病症、恶意以及兽化本能直接相关。</br>

通过这种方式创造出来的“野兽”深得观众的喜爱,他们会很大方地支付恐惧。</br>

而且,就算我自己或者马戏团遭遇袭击,这群野兽也能帮忙解决不少麻烦……别看他们这样,我的野兽癫脑可是将他们的潜能完全激发出来了,危险性十足。”</br>

“不愧是左克先生,佩服。”</br>

“话说,威廉你的癫脑在统御他人思维时,应该也不太一样吧?”</br>

“我吗?我的癫脑感染名为“教化”,受到影响者不会出现太多肉体、灵魂层面的变动,我只是赋予他们关于“求知的本能”。</br>

他们会成为我的学生,下半生将完全投入到求知的道路中,今后若与我相遇,便能有效交流知识。”</br>

左克也是做出一副颇为哲学的捏下巴动作,慢慢点头。</br>

“嗯……很有品位!知识散养,等到最终时刻再进行思维汇聚吗?看来你只准备走个人路线了,你的品位比我见过的其他癫者高多了。”</br>

威廉也是借机聊起左克的一些传闻,</br>

“我刚从另一边世界过来,左克前辈算是我见过的第一位癫者。刚从听凯瑟琳说,您似乎不太喜欢与别的癫者待在一起,我最开始过来的时候还有些警惕。”</br>

</br>

“凯瑟琳懂什么,不过是听闻外面的风声而已。</br>

我这个人可是‘群居动物’很乐意与同伴生活在一起,否则也不会来到马戏团这种群聚地,更不会花费心思养育这么多有血有肉的野兽。</br>

之所以外面会传我被癫者排斥什么的,是因为我杀掉了一个蠢货。”</br>

左克特意敲了敲自己脸上这怪异却精致的头骨面具,随后继续解释着:</br>

“由于感染我们大脑的癫壳病毒有且仅有一个,不会借助细胞增殖。</br>

这种特性也直接影响着“癫者”,大部分癫者全是独行者。我有一次请假外出寻觅“野兽原胚”,在某个中立城市偶遇一位叫做塔夫的老年癫者。</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