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br>

一个很早以前就被易辰所舍弃的东西。</br>

孤儿院期间如果噩梦将各老师化作鬼怪,或是刻意营造一些恐怖场景,反而会让易辰感觉舒服且有趣,反倒是孤儿院本身的真实性更加让人痛苦与恐惧。</br>

慢慢的,易辰几乎不再做噩梦。</br>

为了适应孤儿院的高压生活,甚至连做梦的次数也逐渐减少,身体适应而每晚都进行着高效的无梦睡眠。</br>

即便来到这处患病的世界,依旧很少做梦也从未有过噩梦。</br>

然而,刚才的噩梦经历却让易辰满头大汗,仿佛真实发生似的,仿佛自己的肉体真被剖开,真的被别人当作服装穿上。</br>

注视着桌面冒着黑烟的液体,正是因为噩梦刺激大脑而无意分泌出来的死脓。</br>

“不对劲,必然有什么东西在影响我。</br>

如此清晰的噩梦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出现。噩梦的主题在于我自己变成了服装,与「绅士之皮」有关吗?</br>

自从我成为绅士以来几乎每时每刻都穿着服装,即便是睡觉,服装都能衍化成睡袋结构,给我提供良好的睡眠环境,外出任务期间几乎24小时都穿在身上。</br>

因此对服装产生了某种‘依赖性’?</br>

这段时间由于服装重做,十多天都没能穿在身上,出于对服装的依赖性而导致了刚才的噩梦吗?”</br>

怀揣着疑惑,易辰走出地下室。</br>

时间已来到第二天中午,长时间的睡眠外加那诡异的噩梦让易辰有些饿了,先在附近店铺嗦了一大碗酱肉面再只身前往无名服装店。</br>

走在楼梯拐角处时,易辰依旧忍不住看向一楼的模特群,并没有发现异常。</br>

来到如舞蹈室般以巨型镜面构建的二楼时,制衣室房门紧闭,隐隐透着一股怪异感,画面似乎与昨晚的梦境相重叠。</br>

不安感催促着易辰上前,主动敲响制衣室的暗门。</br>

随着一阵脚步声戴着半张面具的尹万先生顶着疲惫的面庞将门开启。</br>

“嗯?怎么没通知你就自己过来了……不过,来得还真是时候,成衣样品刚刚修订完毕,过来试衣吧。”</br>

依旧是无脸模特立在最深处,</br>

与梦境间那怪异的着装完全不同,穿在模特身上的服装还未上色,属于「绅士之皮」原装肉色,看上去就像一件人皮大衣。</br>

这不禁让易辰想起梦境间自己化成皮‘被穿上’的情况。</br>

“愣在这里做什么?快去试穿吧。”</br>

尹万的一句话将易辰的思绪拉拽回来。</br>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br>

易辰果断将梦境经历讲述了出来,这听得尹万也露出疑惑的目光。</br>

易辰继续追问:“尹万先生,有没有可能是我这些天没有穿衣所导致的?毕竟,我之前都一直穿着服装,长时间与皮的接触让身体产生了某种依赖性?”</br>

“不会的,至少我从没有遇见过。</br>

以前我为组织服务时,接待过不少进阶服装的制作,就连钱伯森那老头的服装也是我做的。</br>

虽然对于的依赖的确存在,但不至于导致如此强烈且清晰的噩梦。</br>

或许与你的极限突破有关,毕竟你选择遗物可是癫者的东西,那群家伙在旧世界也是疯疯癫癫的。</br>

这些天的服装制作占据你生活的主要部分,配合长时间没有穿衣,最终导致你大脑里的癫痫属性在睡眠期间发作。</br>

如果不放心,你可以前往医院检查一下。”</br>

“好的。”</br>

“别废话了,赶紧试衣吧!后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br>

说罢,尹万先生从衣兜间掏出一把剪刀而扔了过来,易辰也是稳稳接住。</br>

“剪刀?”</br>

“没错,服装样衣有些地方我故意没有开线,由你自己处理的话能增加适配性。”</br>

“好的。”</br>

易辰贴近到模特面前,就在他好奇什么地方需要进行开线时,却发现服装的衬衣居然与模特皮肤是粘在一起的。</br>

衬衣的衣缝正是需要开线的地方。</br>

尹万先生的声音再次传来,“没错,我采用了独有的彷生体服装制作,你只需要沿着模特的身体中线进行‘开线’即可。</br>

记得将模特的内脏、骨头都给清理出来。”</br>

听到这番话时,易辰立即联想到自己的梦境。</br>

一丝诡异感在空中蔓延,头顶的钨丝灯泡都开始闪烁起来。</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