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某片沙域突然浮现大规模的流沙,中心处登阶踏出三位裹着腥红僧袍的‘僧人’。</br>

一种内嵌荆棘的锥形面罩戴在他们的头上,</br>

他们的背部挂满着铁钩锁链,锁链另一端连接着巨型石碑,上面刻写着他们值得纪念的苦痛经历。</br>

他们的掌心被均匀撕开,通过铁钉固定,排布于掌心间的血管与神经构成着一种几何图形,明明只是一种二维图,却能从掌心间窥出血肉魔方。</br>

这三人虽造型相彷,但走在最前面的一位明显不同。</br>

从身材来看应该是一位女性,拖拽在身后的石碑表面还缠绕着荆棘,并有一段苦痛经历由红字刻出,代表着由她引发的苦痛奇迹。</br>

</br>

在她的引领下,三人拖拽着石碑,很快就来到公爵坐轿所在的位置。</br>

他们同样没想到,感应源头竟然指向这位旧世商人,僧人们藏在面罩下的撕裂容貌也开始颤动起来。</br>

为首的女人主动上前,于坐轿前停步。</br>

出于尊敬,</br>

她以双手捧住的锥形面罩,强行摘除!</br>

卡卡~皮肉拉拽,骨骼摩擦的声音传出。</br>

存在于面罩内的荆棘倒刺将头颅完全撕开,泼洒而出的鲜血被僧袍吸收,循环利用。</br>

血肉模湖的头部立即进行超快速再生,这算是僧人们与生俱来的能力,</br>

最终形成一位披着荆棘长发,头皮被完全撕裂的女人。</br>

眼球漆黑,犹如恶魔,</br>

“见过公爵。”</br>

“苦痛僧院的居然亲自找来了吗?有什么事吗?”</br>

“僧院感应到发生于表层的「苦痛接纳」,有人接受了名为的痛苦,我们特意前来迎接,没想到会在公爵你这里。</br>

难怪数年前僧院遗失的一段‘刺链’始终没有找到。”</br>

公爵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将一袋沉甸甸的古老钱币扔给对方。</br>

“这算是补偿吧,毕竟我只是路过你们僧院时偶然捡到了一段铁链,当时走得比较急就没有归还了。</br>

这个价格足够买十根相同的铁链,拿着钱离开吧。”</br>

面对公爵的逐客令,僧侣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也没有拾取地上的钱袋。</br>

“铁链的选中者即为我院的成员,我们此次到来并非追查铁链,只在于接纳新成员,希望公爵能让我与这位接纳者见上一面。”</br>

</br>

这番话让公爵脸上的肥肉略微抽搐,但考虑到毕竟是自己窃取了别人的东西,也没有立马动怒。</br>

“他正在进行重要的,而且这小子并不是我们这边的生命,赌局结束后他还将以人类身份回到宿主星球。</br>

在我看来,他并不适合前往僧院,反而会断送掉他的前程。”</br>

“这一点无需公爵您来担心,我们的目的只是与此人见一面,既然他正在赌局中,我们愿意等到结束为止。”</br>

公爵何尝不清楚这群僧人口中的‘见一面’是什么意思。</br>

到时候,恐怕会进行精神层面的施压以及各种诱导……即便易辰能够撑住并选择拒绝,他们就会打着僧院的旗号,将铁链直接剥出易辰的身体,非死即残。</br>

“你们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我今天心情比较好,算是很客气了。</br>

给你们三秒钟时间,消失在表层!”</br>

满是脂肪的肥厚手掌重重拍下,一股恐怖的气流直接荡开。</br>

除眼前的女僧不动外,另外两位僧人均被掀飞数十米。</br>

然而,这群僧侣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为首的女僧继续说着:</br>

“在没有接受过僧院培育,以人类肉体便接纳的个体,他已得到大祭司的关注。我们此次过来也是代表着大祭司以及僧院的意志,必须……”</br>

“时间到。”</br>

公爵根本没有去听这些措辞,她的耐心已被耗尽。</br>

滚滚黄金液体从肚皮间渗流而出,于面前构造出黄金天平。</br>

某种特殊的领域已将眼前的僧侣笼罩其中,</br>

无法违逆,无法抗拒,无法离开。</br>

「强制交易」</br>

古堡暗处的保险柜已被开启,</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