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爵看着两人开局的表现,脸部肥肉挤做一团。</br>

本以为难度的开局能给两人来个下马威,哪怕能通过也至少脱一层皮、断几根骨头,为后续难度逐渐增高的孤儿院赌局做一个提前铺垫。</br>

谁知,</br>

一人一病者居然配合到这种程度,除了些许冻伤便无任何伤势。</br>

“这位由人类世界转化诞生,与天象相关的小家伙已超越常规的,甚至比曾经世界正常运转时,直接由我们这边诞生的开源者还要厉害不少。</br>

而且正好属于‘零号病人’,不受任何管束。</br>

幸好被我第一时间逮到,就看这家伙有没有本事从我这里换走一直找不到使用者的月光大剑了。”</br>

公爵也无所谓,</br>

这场赌局根据易辰的记忆临时设定,难度评估出现问题也很正常,但想要真正赢得赌局还是需要花点功夫。</br>

后续还能将两人进行的‘新世界赌局’制作成全流程通关视频储存于「记忆孢体」,高价售卖给各种大老欣赏,只要足够精彩,搭配易辰记忆间的全新世界,绝对能卖上一个好价钱。</br>

……</br>

黑山孤儿院,综合教师-</br>

其原型正是易辰生前孤儿院的主任兼生活老师,某种程度甚至算是‘养母’。</br>

自易辰有意识以来便身处孤儿院,他甚至怀疑自己就是在孤儿院内出生的……五岁前一直跟在曹主任身边,饮食起居、兴趣培养以及提前教育均有由主任亲自负责。</br>

一旦年幼的易辰在智力、体能测试上取得高分,甚至还能得到主任给予的礼物。</br>

五岁是一个分界线。</br>

易辰正式开始接受孤儿院的,同时也慢慢见到曹老师的真实面。</br>

无论什么样的活动他都会得到曹主任的特别关注,</br>

给出更高要求的同时,也会避免易辰受到肉体上不可逆的惩罚,更多是给予一种精神上的折磨。</br>

任何与易辰走得较近的同龄人,尤其是女生全都会遭到针对。</br>

一旦犯错就会遭到即刻处理,而且曹主任还会亲自推着易辰前往处理现场,见证这一全过程。</br>

这也是为什么易辰只与老鼠为伴,不与任何人接触,后续所有构思、拟定的出逃计划。</br>

同样,</br>

由于曹主任的引荐,易辰有幸在「全束缚」状态下去过孤儿院的高层-眼睛、嘴巴均被胶带封闭,只留出气的鼻孔以及听声音的耳朵。</br>

在那里他听到了很多声音,最终得到高层给出的一项提议,</br>

只要易辰能始终保持着高水准,在孤儿院内年满十八且通过资格测试,就能转正成为这里的教师,甚至有可能接替曹主任的位置。</br>

但易辰等不了,他只想尽早逃离,想早一点借用外面的手段回来杀掉曹主任。</br>

……</br>

“呼!”</br>

易辰由柔软且宽敞的床铺间勐然坐起,本能性地由掌心射出一串植物。</br>

只可惜嫩脆的绿色根须直接撞在墙面,没有击中任何危险目标……而且因能力弱化,只是将墙纸略微弄破。</br>

这时,房间另一侧传来熟悉的声音。</br>

“喂~还没从情绪间挣脱出来吗?能看得出你对那个老女人有着根源上的仇恨,但也未免太过冲动了。</br>

我当初在面对麦考夫医生(暮色诊所创建人)时也没有像你这样激动。</br>

情绪控制是非常重要的,无意义的发泄就算真的杀掉对方,最终迎来的也只会是空虚。你得好好调整自己的状态,找到最佳的处理方式。</br>

说实话,我在这一点上对你挺失望的。”</br>

月痕洛里安正坐在双人寝的另一张床上,手里捧着一本名为《去月球》当代书籍,在他说话期间,目光始终停留于书本的字里行间,被其中的故事深深吸引。</br>

面对月痕的责备,易辰主动接纳,</br>

“是我的问题……抱歉。”</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