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场对战让易辰眼前一亮,</br>

每位绅士的表现都非常精彩,能看得出在场所有人都不愿意丢掉探索的机会,尤其是年龄偏大的队伍,迫切想要得到与自身匹配的遗物。</br>

同时,</br>

大家也都遵从着绅士品格,只要呈现绝对的压制局面,优势方绝不会下死手,落败一方也会果断承认落败。</br>

作为裁判,戴着石头面具的绅士也一直没有出手,任由比赛自行结束。</br>

易辰对眼前的情况简单评价,</br>

“我与金应该是这次对战筛选中‘绅士年龄’最小的,大部分都已经由学院毕业,甚至来到锡安有三、四年。</br>

而且全都触及「人之极限」且找准自身的定位。”</br>

随着第二场比赛的结束,便轮到最后一个小队名额的争夺。</br>

“我们上。”</br>

随着易辰向前挥手,三人上场。</br>

花色西装的走在最前面,在入场过程中主动将西装脱掉,只穿着一件衬衣进行接下来的对战。</br>

同时还挽起衣袖,做出一些超越关节极限的夸张活动,噼啪作响。</br>

刚刚赢下第二轮比赛的小队里,有一位同样来者客西马尼的男子在看到金这张标志性的七彩面具后面露难色。</br>

之前因为易辰背着金在最后时间赶到,走在大部队前面的他并没有注意到金的存在。</br>

“金.阿尔梅达……入城刚一年就来参加遗物事件吗?这个疯子没人拦得住,我们在后续的灰域探索中尽量避免与她相遇,更不要有利益冲突。”</br>

身旁一位白袍巫师样的队友好奇地问着:“这人什么来头?搞得阿瑟你这么紧张。”</br>

“同位格战绩59胜0败……我输掉的三场比赛中,就有一场与金的实战。</br>

这个女人是专门针对肉体的怪物,幸好我们抽签没有遇上。”</br>

白袍绅士眼童间流溢着魔法光泽,好奇心上涌:“能正面击败阿瑟你吗?我可要好好看看这头怪物的表现了。”</br>

……</br>

双方队伍都抵达场地中央时,</br>

金叉着腰,身体前倾而审视着眼前的对手。随后再将身体收回来,面具下露出较为满意的笑容。</br>

她能感觉到对方的肉体质量很相当不错,实力很有保证。</br>

这时,易辰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金,尽量别用。”</br>

“放心啦,这种事情我还是有分寸的……如果不小心杀死这些家伙,我们出门的机会可就泡汤了,该死的组织又会找我去谈话了。”</br>

由于禁用兵器,易辰也跟着开始活动筋骨与体内的植物,</br>

虽自认比不上金,但对于近身肉搏还是很有自信的。再怎么说他也是泽德这位「特记战力」的唯一学生。</br>

就在对决即将开始时,</br>

地下区域的封闭石门突然由外部开启,熟悉的声音从门后传来。</br>

“石头,稍微打搅一下!外面有些朋友对发生在这里的比赛很感兴趣,我带他们过来一同观战,应该还没有结束吧?”</br>

开门者正是绅士大厅另一位主管,也是易辰的老熟人艾吉。</br>

手持长棍,斜戴帽子而走进地下区域,</br>

身后同时还跟着肩膀立着猫头鹰的钱伯森以及套着过膝黑色皮靴的贝莉教官,</br>

他们的出现并非因为易辰或是金,而是专程过来看看与他们学生进行组队的‘第三人’。</br>

“钱伯森教授,好久不见。”</br>

这时,场上正要对战的一人突然向钱伯森打招呼,</br>

正好是作为易辰对手方的小队队长,半白的头发、白色西装而配着一条有着云朵条纹的深蓝领带。</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