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利安娜十分小心地折叠、收起切割下来的完整月皮,这将是换取队友生机的重要物品。</br>

同时她也瞥向一眼,正蹲在尸体旁不知在做些什么的易辰。</br>

『这家伙的速度居然能有这么快……他不是以智力为主吗?从刚才的追杀流程来看,不只是速度,腾空给予斩杀的动作也是相当流畅,体格一点也不差。</br>

这就是接纳者的实力吗?』</br>

这时,紧随其后的埃德蒙与达格伯特也相继赶到。</br>

当埃德蒙接过「月皮」时,意外发现表面月印对应的皮层下端,居然还黏合一块如玉石般的月状结晶。</br>

“结晶状的病原核心?还真是少见……刚好对应着月印的位置,通过剥皮就能直接剔除。</br>

不过,也只有是这样罢了,如果是重度病者必然能将这个弱点给隐藏起来。</br>

不得不说「月化病」这一稀有病症真难对付,</br>

不仅对银质免疫,还能让个体机能大幅提升。</br>

至于还需要击杀更多的月化者才能得出结论。”</br>

埃德蒙给出简单的分析后,将月皮对称折叠,收于背包。</br>

瞥了一眼尸体旁的易辰,示意队友们不要去打搅。</br>

大概过去五分钟,</br>

易辰顺利完成「中枢品味」,压制住大脑的兴奋,将掠取而来的记忆碎片与队友分享。</br>

“老约翰剧院内至少有6名「病者」以及二十名左右尚未具备意识的初级月化者。</br>

基本与这个老家伙的说法一致,市区残存的月化者全都汇聚在剧院,这样一来也省得我们去找了。”</br>

埃德蒙昨日已见识过易辰的特性,当前不没有多少惊讶,同时也给出自己的顾虑,</br>

“这群家伙聚集在一起,有好处也有坏处。</br>

仅凭我们四人闯进剧院据点,危险程度可想而知。</br>

说不定月化者间还能进行短距离的‘思维沟通’,</br>

我们身处下水道,击杀老人的事情,以及各自的战斗风格,都已经泄露出去。”</br>

易辰却对于这样的情况完全不担心。</br>

“如果这群家伙能通过「月印」实现思维沟通,刚才的老家伙真的将下水道发生的事情传递给剧院里的家伙,事情就好办多了。”</br>

易辰这么一说,埃德蒙也勐然反应过来,眼前一亮。</br>

“威廉你!你之前与老家伙的谈话是故意的?故意传递我们只是‘先头小队’这一虚假情报。”</br>

易辰指了指自己肩膀上的小葡萄。</br>

“因为我与小葡萄之间就能实现这项功能。</br>

考虑到老人明明与剧院里的家伙是一伙的,却独自待在下面当,有较大概率存在‘思维沟通’的可能性。</br>

因此,我以这个假设为基础,</br>

通过与老人的交流,让剧院内的月化者误以为我们只是‘先头小队’,后面还有大批绅士即将到来。</br>

这样的话,他们就会开始考虑‘撤离市区’的问题。</br>

而我们在短时间内杀掉看门犬的情况,会严重扰乱他们的心境,催促他们更快做出撤离市区的决定。</br>

到时候,剧院便只剩下意识尚未形成的初期月化者。</br>

的要求只是市区范围内的「月皮」,那些逃离市区的月化者自然不包含在其中,</br>

而且我们也没有必要拼着死亡的风险,给他带回多张贵重的病者皮肤。</br>

只需要老人这一张高质量的月皮打底,再用其他初期月化者的皮来凑数就好。</br>

当然了,</br>

如果月化者间无法进行思维沟通,也不影响我们杀掉看门犬……剧院里的事情再做考虑就行。</br>

就这么简单。”</br>

“好厉害……”黑纱遮面的尤利安娜轻声都囔。</br>

埃德蒙已经上前一步,伸手拍打着易辰的肩膀,“真不愧是你啊,威廉!”</br>

“和老人谈话期间,临时生成的想法而已。</br>

走吧,我们赶紧前往剧院正对的下水道区域……如果能捕捉到楼上有较大的动静,就能进一步确认剧院里的「病者」已经开始撤离了。”</br>

易辰在战斗间消耗的体能,已随着脑髓的吸收基本恢复,状态极佳。</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