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相关的描述,不禁让易辰想起湖中往事,于鱼鳞深渊见到的那位可怕存在。</br>

不过,</br>

根据易辰对于那幅场景的回忆,</br>

存在于深渊间的那位,其所达到的阶位恐怕还要在开源之上……是一个更加深邃、更为古老的特殊阶位。</br>

与病的起源存在一定联系。</br>

……</br>

啪!</br>

主管打出一个响指。</br>

示意沙漏的计时结束,同时将文件密封起来。</br>

“正如你们看到的,「假月事件」的幕后对应着一位开源病人,其病化特征与‘月’密切相关,属于罕见的特殊种。</br>

超越常规的隐匿能力,能让他完全隐匿于人类间,最终酿成近乎灭城的可怕事件。</br>

不过,</br>

开源病人已被斩杀,假月事件也已过去两个月并在一周前进行过清理。</br>

你们只需前去废弃的诊所,确认最后一瓶秘药是否还存在。”</br>

队长埃德蒙试着询问一些更深入的东西:</br>

“秘药的信息可以提供给我们吗?”</br>

“只有当你们顺利带回秘药、完成任务时,才会告知秘药是否与你们适配的‘部分信息’。</br>

目前唯一能告诉你们的是,</br>

由暮色诊所研制的秘药,因其‘特殊效果’已被列为组织间的重要机密。”</br>

主管说话的同时拿出四台拍立得相机以及一张重要照片。</br>

照片中展示的,正是暮色诊所专属研制的‘秘药’。</br>

斑驳的玻璃瓶内装满着银色液体,瓶口的橡木塞上布满着恶心的污渍,从瓶身已经泛黄的标签上能大概看到一行手写的,歪歪扭扭的字迹。</br>

『暮色诊所独创研发-暮薄银液』-D.M麦考夫医生。</br>

主管的手指像是敲打电报机一样,连续敲在相片表面:</br>

“根据照片上的药瓶样式,找到遗留的秘药……如果你们翻遍诊所都没有找到,就对每个角落进行拍照,证明秘药已被窃取。</br>

就这么简单,没什么问题的话现在就可以出发了。”</br>

埃德蒙立即回应:“我们准备明天在启程。”</br>

“没问题,你们毕竟是新人嘛!只要在这个月结束前,搞定这项任务就可以了……如果没什么事,今天的谈话便到此为止。</br>

祝你们好运!”</br>

就在众人即将起身离桌时,</br>

一直处于思考状态的易辰忽然插话:</br>

“我有一个问题……这份资料的内容全部属实吗?”</br>

本已背过身的主管稍稍愣了一下,再次转过头:</br>

“哦?你认为我亲自给予的资料有假吗?”</br>

“只是总览起来有一种无形的违和感。”</br>

“给你们的只是‘部分资料’,很多机密信息进行了剔除,为填补空缺保持文章的可读性,只能进行人为修饰与补充……略微的违和感是很正常的。</br>

还有什么问题吗?”</br>

“没了。”</br>

主管为人倒是挺好的,亲自将四人送出,离别时刻十分友善地挥了挥手。</br>

目送着四人的背影,小声都囔:</br>

“第一绅士的接纳者,以及三名获得蓝色信件的优秀新人,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呢?”</br>

微调高帽的倾斜角度,</br>

转身返回绅士大厅,</br>

就在主管走回到上层区域时,</br>

肩膀立着猫头鹰的钱伯森教授,已经在这里等他。</br>

“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白枭吗?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是想要接取深色任务吗?”</br>

钱伯森并没有接话,而是开门见山地询问:</br>

“听说你将涉及「假月事件」的任务交给了威廉、埃德蒙等人去处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