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像墨汁一样的大海间,漂泊着无数船只。</br>

仅供单人乘坐的木舟,</br>

或是载着多人的轮渡,</br>

偶尔还能见到上百人的大型轮船,</br>

不过,无论是乘坐哪艘船只的人们,均处于一种迷惘状态,</br>

他们的记忆正在被大海慢慢卷去,没有人知道最终会去向何处,没有人知道自己已然死亡。</br>

然而,</br>

本应通往死亡国度的大海间却浮现出一座灯塔,半掩于迷雾。</br>

顶端射出的灯光恰巧落在一艘木舟上,</br>

光耀牵引,</br>

木舟承载着其上的青年,一齐靠向灯塔。</br>

随着愈发强烈的灯光照射,镶嵌于青年面部的漆黑眼珠,正在慢慢褪色而变得有神。</br>

逐渐感受到来自于灯光的灼烧感,</br>

当木舟靠近到一定距离时,炙热的斑纹贯穿头颅。它承载着一道声音,彷佛来自于生者世界的呼唤。</br>

嗡!</br>

眼前不再是漆黑大海,</br>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布满皱纹的老旧木桌,</br>

逐渐撑开双目的青年,眼童正对着木桌右上角的一盏老式煤油灯,</br>

燃烧于其中的火光恰巧与意识间的灯塔相重叠。</br>

此外,</br>

枕着脑袋的双臂下,传来较为粗糙的纸张触感,对应着一张潦草字迹的泛黄纸张。</br>

书桌左侧还摆放着一盏水杯,内部残留着气味怪异的透明液体。</br>

见到如此陌生的场景,</br>

青年的第一想法既不是畏惧,也不是好奇……而是在潜意识间冒出来一个对他而言,无比重要的思绪:</br>

“我的论文!”</br>

他大脑间的最后一段记忆,便是在实验室通宵修订毕业论文。</br>

同时,</br>

这段记忆的最后还伴随着强烈心绞痛与意识模湖,</br>

想到这里,青年意识到问题所在。</br>

“我猝死了吗?”</br>

端详起自己的双手,</br>

泛黄的手掌间遍布着大量的磨损痕迹,手指处还有不少的老茧,指甲盖更是塞满着类似于泥土的脏东西,</br>

青年一眼便认出,这绝不是陪伴他单身数十年的老伙计。</br>

“我……我穿越了?”</br>

青年名为易辰,是一位苦逼的化学工程专业研究生。</br>

平日喜欢看各类小说、玩游戏的他,第一时间便联想到一个关键词-。</br>

得出这一结论时,</br>

没有焦虑、没有恐慌,</br>

反而露出一种无比释然的表情,甚至整个身体都放松下来……因为不用写论文,不必担心审核与后续答辩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br>

</br>

从孤儿院出来的他,历经二十四年的单身狗生活,对于原本的世界也没有太多留恋。</br>

不过,</br>

这样的放松并未持续多久,</br>

漂浮于空气间的腐臭气味让神经再度紧绷起来。</br>

“得尽快弄清楚眼前的情况……”</br>

易辰晃了晃脑袋,起身环顾这间不超过四十平米的木屋。</br>

书桌左侧,</br>

放置着一张紧贴边墙的单人木板床。</br>

床脚能看到明显的霉斑印记,与木屋间的湿度有很大关系,</br>

此外,</br>

整间木屋没有任何的窗户设计。</br>

唯一与外界关联的,仅有一扇厚重的灰色铁门,严丝合缝地嵌于门框之中。</br>

老旧的灰色颜料、极为粗糙且有凸粒的触感,刷上去恐怕已有四、五十年。</br>

铁门的钥匙正挂在易辰的裤腰带上。</br>

而在门侧的墙上,还安装着一台颇具年代感的座机电话。</br>

在易辰的记忆中,这种电话机仅有儿时在孤儿院见过……在后续智能机普及的年代里,便被完全淘汰。</br>

橡胶外皮包裹的电话线向上延伸,钻出屋顶而连接着外界。</br>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br>

整间木屋没有任何光源,唯一的发光装置便是木桌上的手提式煤油灯。</br>

如此简陋、密封的木屋设计,外加空气间的腐烂气息,让易辰想到一种不吉利的东西-。</br>

自己就好像被封在一口木屋样式的棺材间,</br>

回到木桌前,</br>

由于没有手机或是镜子,无法审视自己的样貌,</br>

大概伸手摸了摸面部,除了胡渣有些不干净外,整体五官感觉挺不错,似乎比原本的自己还要俊俏一些。</br>

从皮肤的粗糙程度来看,年龄也应该不超过三十岁。</br>

接下来便是对于细节信息的摸索,</br>